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23.jpg

「小 城故事多  充滿喜和樂  若是你到小城來  收穫特別多

看似一幅畫  聽像一首歌  人生境界真善美  這裏已包括」

                                       ----「小城故事」電影歌曲

 

 

1970年代台灣電影「小城故事」的主題曲,純樸清雅的鄉土原音,婉約動人,至今仍列入國語流行老歌中傳唱不輟,受人喜愛。

我現在提的小城鎭,是位於美國東北海岸、紐約卅長島半島北岸的大頸鎮(Great Neck),與紐約市比鄰,交通便利,四季分明,人口約4萬。

我在1996年進駐這個靜謐、安祥的小鎮,雖然不是長年均駐足於此,但一直懸念著。20年來,小鎮的景觀並沒有多大的改變,新興建築很少,倒是因店租昻貴,店家的更迭甚至閒置所在多有。大型的超市就三次易主。當然,也有更多訖立不移,經營良善的,例如Bagel、Pizza店、牛排館…,還頗有口碑,慕名而來者,絡繹不絕於途。

我住在一棟40年代建築,舊式但仍維護良好的公有公寓,窗前是一片茂宻的公園樹林,金黃色的陽光灑在樹葉上,閃閃發光。風起時,樹林隨風搖曳,發出沙沙聲。而大雨的滴滴嗒嗒,能洗滌塵世的煩瑣嗎?

嚴冬的白雪,也會厚實的覆披著大地,蔚成銀色世界。暴風雪來臨時,遍地雪泦,寸步難行。

樹葉的興榮枯落,正體念出時節的輪轉和流失。

小鎮的各村落公園,碧草如茵,花木扷疏,也不時散落著孩童的嘻戲遊玩。但最令人神往的是那參天古樹群,粗碩巨大,宛如盤石的挺拔 聳立。這些都是歷經2012年11月27日超級颶風桑迪肆虐,未被打倒的巨人。當然,它們還要經歷更多、更大的蟲蛀、風雪的考驗(桑迪颶風造成8個國家總共233人喪生,財產損失高逹美金750億。小鎮被風吹倒的巨樹,砸毀橫躺在民房上,狀甚淒慘震憾)。

各村落的洋房和庭園(院),星羅棋佈,造型風格各異其趣,面積坪數也大小不一。這勾勒出典型的美式生活型態,這也是一種美國夢的具體體現吧?

19世紀後期美國第二次工業革命(亦稱科技革命)期間,造就了許多幸運、頂尖的企業家如鋼鉄、石油、汽車、鉃路、地產大王等,以及華爾街的銀行家,他們富可敵國,在長島北岸興建了超過5 00棟超大豪宅和廣濶的庭園,建築材料、傢倶和藝術珍品由歐洲進口,極盡奢華,也稱「黃金海岸豪宅」(1890-1920)。但豪宅的繼承後裔,並非個個能幹得如遺留給他們產業的先輩,長期無法負擔龐大驚人的維護費及税賦,因而廢棄、荒蕪或折毁。現今祇剩下200棟,而且多為政府或基金收購,開放為旅館、公園、或觀光遊慇之用。真是滄海桑田,不勝感嘆世事的無常。

小鎮北岸的Kings Point,就是黃金海岸的舊址,現仍然是深宅大院,比鄰而居。1925年,著名小說「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故事就發在此,爾後屢屢被搬上百老匯音楽戲、歌戱、舞台戱、電影(分別在1926、1949、1974、2013年共四次)。此間中學也指定這本小說為學生的課外讀物。

作者F. Scott Fitzgerald(1846-1940)筆下的主题和人物個性,反映了「咆哮的20年代」(The Roaring Twenties)的貪婪、墮落和 醜陋的 一面。彵把故事的發生搬到距離紐約市當年仍然遠僻的這個小鎮來。

但是,這位20世紀美國偉大的小說家,生前萬萬沒想到,他所虛擬的世界竟然成真。諷刺的是,自此之後經過世事的變遷,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戦後,歐洲各國以及伊朗的猶太人陸續群聚,這個小鎮又成為這些富有、精巧、長於算計族裔的天堂了。

一位冰淇淋店老闆對我說:「每到週五太陽下山,他們就出來漫步市區  。他們也會進店來,看來看去,有時會為一塊小冰淇淋蛋 禚,討價還價。討價不成,就不買了」。

每個週六安息日,一群群身裝傳統黑袍、黑裙、頭戴黑帽  的猶太家族,扶老擕幼,走進猶太會堂。此間大型超市內,也特劃設 「潔食區(kosher)」 ,以配合猶太族裔的飮食生活習性。

無獨有偶的,1990年後,隨著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華人新貴也日漸增多 。因為小鎮的公立學校教育素質高,且此地也鄰近華人聚集的法拉盛(Flushing)住商圏。所以,此地常看到,在醒目的黃色學校校車經過的住宅區接駁站,華人家長聚集一起,等待接送孩童上下學的情景。而社區老人中心也有麻將班和太極拳斑, 也就不足為奇了。 

回顧大頸鎮誌,1947年至1952年,聯合國總部在未搬遷到曼哈頓現址前,暫厝於此。

小鎮的購物、醫療、休閒活動十分方便,公立圖書舘、成人教育、終身學習等也有專責機構推動 。相對而言,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餈,此地的房價(租)高、房稅高,在美國排名也是名列前芧。

我現在是社區老人中心運動班的常客,說實在話,我也是要理真氣壯的享有小鎮居民應有的權宜呵。

我的小鎮故事不多,雖說小鎮的景觀改變不 大, 但改變最大的,卻是我失去的歲月…‥

小鎮的故事當然會一個世代、一個世代的延續不去。

 

——轉載自105年8月25日花東「更生日報」副刊——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881968

 

作者:孟繁鵬            筆名:彭凡          

 

小鎮的招牌樹立街頭      

 

   

小鎮的長島鐡路火車站

 

    小鎮街景之一                                                                                                                                     

 

       小鎮的公寓         



小鎮的碩大古樹(喬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