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27.jpg

謹誌:本文曾發表於筆者在新浪網的部落格,最近一位曾在沙國工作的朋友在我的udn部落留言,談到前駐沙大使薛毓琦與蔡維屏,引發增修該文並予發表的動機。

病魔纏身已久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儲兼國防暨航空部長蘇爾坦親王於2011年11月22日在美國辭世,相信大多數國人都不知道這位權傾沙國朝野的王儲及其兩位兒子班達親王(Prince Bandar)與哈立德親王(Prince Khaled),25年前在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正常化一事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

 

1985年,中華民國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自吉達遷至首都利雅德,當時還擇日舉行升旗儀式熱烈慶祝,殊不知台沙關係發生巨變的陰影已在那時悄悄逼近,全館上下大小官員對此渾然不知。

話說1985年,兩伊戰爭(伊拉克與伊朗)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並演變為互以飛彈攻擊人煙稠密城市的戰爭;與此同時,南葉門獲得了蘇聯供應的飛毛腿飛彈,蘇聯人與古巴人並在那時大舉進駐索馬利亞、伊索比亞及南葉門,讓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感受到國防安全正遭到空前未有的威脅。不料屋漏偏逢連夜雨,沙國政府竟在那時收到美國拒售F-15戰機與魚叉飛彈的通知。

此事發生後不久,時任駐美大使的班達親王得到法德國王簡短的指示:不計代價設法從任何地方取得嚇阻的戰略性武器。班達與其父兄研究後,發現當時有可能提供沙國此類武器的只有蘇聯與中國。經過仔細評估之後,他們認為中國遠較蘇聯值得信賴,於是決定向中國購買射程達1500英哩的東風三型飛彈。

班達決定透過中國駐美大使傳達此一訊息。由於那時「中」沙並無外交關係,班達在日後出版的自傳中說,當他與中國駐美大使韓敘秘會並提及此事時,韓敘滿臉驚訝幾乎不敢置信。一個月之後,班達與中方各率一個龐大的石化代表團做為幌子在巴基斯坦展開軍售的談判,此一談判先後舉行了兩個回合,但仍未獲中方首肯。鍥而不捨的班達再度要求談判,但要求中方讓他直飛北京不要再去巴基斯坦。北京方面迅速接受了班達的要求。班達在他的自傳透露,他取道香港前往北京時,曾和中方人員在香港旅館見面密談,密談時還在房內撐起雨傘作為掩護,以免被美國衛星偵知。

據說班達在北京的談判初期並不順利,原因是中國領導高層反對在沙烏地阿拉伯仍與台灣維持外交關係之情況下出售沙國武器,但後來發現這是拉攏沙國破壞台沙關係的大好機會,絕對不可錯過,於是此一軍售案最終由鄧小平親自拍板後定案。

班達搞定軍購案之後,後續的秘密裝運、人員陪訓與飛彈基地的選定與興建等後續工作,就由其擔任軍職的同父異母弟弟哈立德接手。哈立德的保密工夫極為到家,直到將飛彈及發射裝備全部順利運抵沙國基地並完成組裝後,才被華盛頓郵報於1988年3月搶先報導而曝光。

哈立德在完成任務之後,在法德國王訓令及其父蘇爾坦親王監督之下,提出了一份中沙關係正常化的進程與時間表,那就是飛彈完成佈署的次年(1989年),同意中國在利雅德設立商務辦事處,並在一年後(1990)正式建立全面外交關係,完成中沙關係正常化。

1989年,中國在利雅德設立商辦處後不久,筆者某日下班後在外交特區打網球時,一位平常喜用英語與我交談的某阿拉伯國家外交官球友突然用阿拉伯語對筆者提到中國商務辦事處將在一年後升格為大使館的消息,我聽到後至感駭異,不敢置信,連續追問好幾次真的嗎?他都說千真萬確,一點不假,而且早已是阿拉伯國家外交圈中的公開秘密。

次日,筆者即將此一消息告知我的上司新聞參事,他說當天下午館裡就要舉行館務會議,他會在會中提報此事。會議結束後,他回到辦公室對我說,我方情報單位最近得到沙國對口單位的保證,表示台沙關係5年內絕對不會生變,安啦!我聽完後只好說,那就靜觀其變吧!一年後(1990)的7月中旬傳出中沙即將發表建交公報的消息,印證了我的消息來源十分可靠(按:沙國電視台在7月22日深夜12時,台北23日清晨5點播出該一消息,筆者於22日晚間10時即取得建交公報全文,是我方拿到外交公報的第一人,使得國內外交部能夠即時在凌晨4點召開記者會,先一步宣布與沙國斷絕外交關係,不致完全在狀況外而大失面子,筆者還因此得到國內服務單位的嘉獎)。

1988年3月,沙烏地阿拉伯向中國購買東風飛彈的消息曝光後,國內高層深知此一問題的嚴重性,乃採取不少措施,希能挽救瀕臨斷交的台沙關係。最高當局鑑於我國空軍當時協助沙國執行大漠計畫案(派遣台灣飛行員及地勤人員身著沙國軍服協助北葉門對抗南葉共產政權),與沙國軍方高層關係相當緊密良好,乃指示時任參謀總長的郝柏村率團訪沙,希能藉由拓展軍事合作穩固台沙關係。

郝柏村一行抵達沙國後,僅獲沙國參謀總長接見,此在一般歐美國家看來應已是看到該看的人,算是成功圓滿了;但熟悉沙國軍方體制的人都知道,沙國參謀總長只是個裝飾品並不具有任何實權,實權都掌握在皇室出身的將領手中。郝柏村對此安排大感不悅,乃指示駐沙使館提出會見時任第二副總理兼國防部長蘇爾坦親王的要求,不料竟遭到沙方以對等原則婉拒,郝柏村不得其門而入,只好悻悻然離沙返國。

筆者當時聽到此事直覺郝大總長此舉實係自取其辱,蓋蘇爾坦父子彼時正忙著與中國打交道大賺軍購鉅額傭金,那有時間見你。只是蘇爾坦讓人覺得太高調了,竟連敷衍一下給個面子都不屑為之,實在不夠厚道也。不過,由此事可以看出台沙關係已到了危急存亡之秋。

1985年,台沙關係開始發生變化時,當時已達75歲高齡的大使蔡維屏,身體已不堪負荷,並患有大小便失禁之症,對外活動能力大減,積極任事的同仁常遭其訓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令同仁士氣大受打擊。之後接任的關鏞大使雖精明幹練,並思有所作為,無奈當時在位的法德國王遲遲不接受其之到任國書,使關大使的公開活動受到極大之限制,常生時不我與之嘆!中國在沙京設立商務代表團之後,我方曾擬派時任外交部次長的章(蔣)孝嚴接替關鏞大使,但章以小孩就學問題拒絕,蓋渠當時已知台沙關係無力可回天,乃堅拒出任大使一職。此事曾引起軒然大波,遭到媒體圍剿。其後章某在總統府任秘書長內傳出與王筱嬋的緋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女主角)而辭職下台。

從高官們「臨危受命」或「臨陣脫逃」的抉擇,可知章某人的歷史定位已成定論矣。蔣家出此人物,真不知其死後如何面對蔣介石與蔣經國?

沙國王儲蘇爾坦親王病故之後,我外交部發表了一則新聞稿:

「外交部表示,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蘇爾坦親王(HRH Crown Prince Sultan bin Abdul Aziz Al Saud)於台北時間本(100)年10月22日凌晨在美國紐約因病逝世,我國對此噩耗深感震驚與哀悼。

蘇爾坦親王一生致力於中東和平,積極促進沙國現代化,深受人民肯定與支持。如今辭世,非但國際間失去一位追求和平的政治家,沙王亦失去一位輔佐國政之良臣。 中華民國政府對此向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阿布都拉國王(His Majesty King Abdullah bin Abdul Aziz Al Saud)及沙國政府表達我國最深的哀傷與悼念之意,並堅信沙國在阿布都拉國王英明的領導下,將繼續邁向繁榮進步,另盼台沙兩國實質關係更加堅實穩定。」

說蘇爾坦親王一生致力於中東和平,大概沒有人會相信;說他深受人民肯定與支持,大多數沙國老百姓也一定不同意,因為沙國人民都知道他從各種軍購案A了不少錢(外電常報導),簡直富可敵國。當然此係沙國內政,吾人管不著,只是讀者看到外交部對這位親手埋葬台沙關係之人,在渠死後仍對其頗多溢美之詞,不知作何感想?

延伸閱讀:

http://blog.udn.com/fareedhwang/21831985

http://blog.udn.com/fareedhwang/21789244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ltan_bin_Abdulaz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