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15.jpg

白人統治時的南非共和國(RSA/Republic of South Africa),是中華民國外交人員的最愛,歐美國家排在第二順位。主要原因是該國治安良好、風景優美、氣候宜人、以及廉價的勞工等;對喜愛高爾夫球及葡萄美酒的人而言,南非更有其「致命的吸引力」。到南非投資的外國人,南非政府提供廠房及工人薪資補貼等優惠措施,因而,到該國投資的台灣人也絡繹不絕於途。


那些年,台灣與南非的關係可說是「水乳交融」。在南非的台灣人,與日本人一樣,被認為是「榮譽白人」(honorary whites);在那兒過日子,頗有「賓至如歸」之感。我有幸於民國72年(1983)年底,到我駐南非大使館新聞參事處工作,開始體驗傳說中那個國家的種種美好事物。兩個小孩上了白人學校,英語很快就跟上了,快樂得不得了;內人學會了開車,有兩個當地黑人幫忙家務,打掃庭院,定時清洗游泳池,過得相當愜意;我加入大使館的高爾夫聯誼會,周末假日在紅花綠地上享受揮杆的樂趣之際,於俱樂部啜飲葡萄美酒之時,經常會喃喃自語:GIO待我不薄。

到南非上任前,我向新聞局借了八千美元,說好在月薪中坐扣。民國74年3月底,也是到南非差不多15個月之時,我很高興地與內人說,欠款就要還清,下個月開始可以存點錢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話講完不到一個禮拜,我就接到新聞局要調我回台的電報。電文如下:

中華民國駐南非共和國大使館收電紙
發電者 台北 來電專號 912
當地發電時間 74年4月4日22時00分
南非收電時間 74年4月4日16時30分
駐南非大使館並請轉新參處:為因應業務需要調貴館二等秘書鄒元孝為
本局國際處九職等編審兼幫辦應於六月底以前返國報到人令另發。新聞局

接到電報後,我很不爽;內人也極為失望,大搖其頭;兩個小孩更不明白,這麼快就要回台灣。我知道無法挽回,但還是寫了一封措辭婉轉的「抗議信」給局長,全文如下:

局長賜鑒:職出差回來接獲調職電報,悵然不知所以。職不懼國內工作之繁,亦不畏搬遷奔波之苦,只可惜多年之心願再次成為泡影,此生將難以實現。自任職新聞局以來,深體學識不足與語文能力欠佳難以擔負艱鉅之困,因無時無刻不在充實自己、尋找進修之機會,期能稍有補足。洛杉磯任職期間本屬進修良機,然以美國學費昂貴,斯時待遇差足養家,只得望門興嘆。國際處科長三年五個月期間戮力從公,自屬職責所在,然亦冀望有公費進修機會。但三年多下來,公費進修與己並無緣分,慚愧之情無以復加。來南非後,發覺此間大學學費較廉,學術水準亦不差,以目前待遇可以應付進修所需,進修之希望再次復燃。因於去年年底開始,與約堡金山大學及RAU大學教授多次交談並蒐集資料。閱讀書目、論文題目、以及指導教授等,在職上月二十七日赴德班公幹前已有眉目。不意在職來南非工作不到一年四個月之時,即接到調差令,實非始料所及。職進局十二年來,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苟且怠慢。南非新參處十五個月期間,每工作日均在七時十五分到達辦公室,最後一個下班。在此期間,如有任何不可原諒之差錯,或有不能適任之處,因而調職,則另當別論。如有其他原因或情況特殊,則殊難理解。職在國際處擔任一科科長期間,在知其難為而為之之狀態下,在日以繼夜為對美工作絞盡腦汁之漫長歲月中,腦子裏已幾乎空白。在南非這段尚屬摸索之期間裏,腦中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點不成熟的東西,亟待未來一、兩年之洗鍊與充實。此刻回去,除了再賣一些不起眼的舊貨或充當打雜外,其他實在一無是處,勢將對不起長官拉拔愛護之美意,也無顏面對部屬同仁,亦將對不起自己,則情何以堪?如果情勢實在無可挽回,則自當遵命,如期返國,充當過河卒子,厚顏奮勇向前了。過去十二年來,職從未為了個人原因向局內長官提出任何要求,因為職認為,當公務員提出要求就是非份。然而,在過去幾年中,也確實目睹不少同仁進出長官辦公室,而願望得償,「冤屈」得以申訴。職並未有何「冤屈」,但望多年來之心願,於未來一、兩年內,在自費及不影響新參處業務之原則下,能在南非實現,庶可進一步為國家奉獻,則此生將不會有任何遺憾。素仰
鈞座書生報國之志及公正開明之風,因斗膽陳述上情,懇祈 鈞座鑒詧並允考慮。甚幸!甚幸!肅此,敬頌
鈞安


                                                                                        職鄒OO叩拜 七十四年四月八日

檢奉RAU大學政治系教授Deon Geldenhuys致職函,敬請參閱。

我的信於四月八日寄出,五月七日收到張局長的回信,對我慰勉有嘉。原文如下:
(74)京人字06718
元孝秘書吾兄惠鑒:
四月八日來函閱悉。最近發佈之人事調整,乃就本局國內外人力現況通盤考慮後所作的安排。吾 兄在局服務多年,諒對本局人力狀況知之甚詳。本局人力之充實,為近幾年來的事。經特考入局服務之同仁,雖均年輕優秀,惟經驗與能力仍在歷練階段,故本局在中級幹部這一環節,時有捉襟見肘之憾。吾 兄入局十餘年,表現優異,任勞任怨,對國內外職務的歷練已臻成熟;此次調局服務,實為借重吾 兄之長才,襄助國際處業務,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含意;吾兄之猜測,實為多慮。
頃接電告,吾 兄仍將於六月底如期返國,甚感欣慰。此種先公後私,不計較個人得失之精神,庶幾不負本局倚畀之美意,殊堪嘉許。特此佈臆 順頌
時祺
張OO啓 五月七日

這是三十年前的事。但是,這三十年來,南非的種種,尤其是那一大片開滿了花的藍花楹(Jacaranda),最令人難忘,它與綠意盎然、花木扶疏的高爾夫球場以及風味絕佳的葡萄酒,經常在我夢中盤旋不去。南非的美好時光,如夢似幻,是耶非耶!?

1991年,新聞局有意要我到南非擔任新聞參事,斯時我剛任駐印尼新聞處主任之職不久,沒有接受。新參處那位美麗又善解人意的白人雇員愛斯美(Esme),一直以為我會回去當她的老板;我沒去,她有點失望。那時駐南非的大使已是陸以正先生,聽說他任內的某一位新聞參事的考績,年年都被他打乙等,但新聞局最後還是將之改成甲等,此是後話。(2015/04/21完稿)



Jacaranda trees in bloom, South Africa (南非的藍花楹)
Photograph by Falke onebigphoto.com


Leopard Creek Golf Club (by Kruger National Park), South Africa.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旁的高爾夫球場) luxpresso.com


Cape Winelands, Franschhoek, South Africa (南非的葡萄園)
eyesonafric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