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13.jpg

1973年到行政院新聞局工作後,我養成了保留信件的習慣。前不久,把收藏在箱子裡的約百封信件拿出來翻了一遍,看到老友也是好同事陳建勝給我的兩封信,是1984年他在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館任職時寫的,日期分別是當年8月23日與 9月25日。看信如見其人,思念與感慨之情交加。

建勝兄於1999年 1月 8日過世時,還不到六十歲,那時我曾寫「念新聞局老友」一文悼念他、徐世棠與翁正義等三位新聞局的傳奇人物。該文後來收錄在我的回憶錄《老頭擺的事情》裡,文中有關建勝兄部分摘錄如下:

 

『樂觀的建勝兄

建勝兄是新聞局的一塊寶,有關他的寶事說也說不完。他是印尼僑生,台大外文系畢業,國語發音比較古怪。有一次接電話,自我介紹,把「耳東陳」說成「兒童陳」,此後,同仁皆稱他「頑童陳」,他也不以為忤。

建勝兄長得英俊,作風瀟灑,年紀輕輕,滿頭白髮。(約在1981年)從印尼調回台北時,還是孑然一身,當時局裡有不少對他有意思的未婚女士,有很多人想為他撮合,都不成。有人調侃說,他的白頭髮是一阻礙。建勝兄反駁說:「積雪的屋頂下,壁爐之火暢旺,毫無問題。」

1984年年底,他從義大利任所到南非度假,我們一家大小很高興。每次一起開車出遊,建勝兄都要我上小學三年級的女兒坐在他腿上,一路上跟她有說有笑。我與內人一直問他何時結婚,他則說,一個人過得很好,不急。隔年(1985年),他派到舊金山,終於找到了好伴侶,陸續生了一女一子,生活美滿。

建勝兄的印尼文是國內第一把,兩度派印尼,與該國政要關係良好,前新聞部部長、現任國會議長哈默可,是其中之一。我於1991年奉派到印尼接他,他則回台接我原來聯絡室主任的職位。我在印尼5年多,績效還可以,拜建勝兄之賜。建勝兄在天之靈,請再接受我一拜。』

建勝兄的夫人,不但賢惠,而且是一位大美人,兩人認識而結婚真可說是「千里姻緣一線牽」。1984年10月15日爆發「劉宜良案」,以江南為筆名的劉宜良在舊金山近郊住處遭人暗殺,喧騰一時,該案不僅重創台美關係及台灣的國際形象,同時由於案件發生後,國內外媒體大幅報導,美國及各國媒體競相要求採訪我駐舊金山辦事處,該處不堪新聞聯繫工作之重荷,乃透過外交部向新聞局反映,希望在舊金山設立新聞處,新聞局遂於1985年派建勝兄以駐美西(洛杉磯)新聞處副主任名義進駐舊金山辦事處,因而結識辦事處職員張去疾小姐,結成良緣,傳為美談,也是劉宜良案外案之一小插曲。

建勝兄在教廷工作時,老闆是周書楷先生。之前,周先生當中華民國駐美大使時,有一傳聞,真實性待考。1969年年底,《紐約時報》有報道說,宋美齡是蔣介石的第三任夫人,而非原配。宋當時正好在紐約,看後怒不可遏,馬上命令駐美大使周書楷前去交涉,要求該報更正、道歉。周以為此事難辦,拖延久之。宋美齡把周叫到寓所,問他何以不照令辦事,周說這是在美國,要人家更正道歉很難,宋不依不饒。周耐不住性子,說:「我是中華民國的大使,不是你的僕人!」宋美齡聽後馬上起身,打了周一耳光,尖聲吼叫:「我就是中華民國。」

周書楷是蔣經國先生的愛將,也是他的知己。1977年12月,周書楷已年近65歲,快到退休年龄了,蔣經國還是要他出任駐教廷大使,而且一幹就是13年多,直到1991年3月 15日止。周書楷自覺年事已高,多次請求卸職,均未獲蔣經國同意,從而成就了周書楷在中華民國外交史上的「三個第一」。其一,他從實習生做起,最後登上外交職務頂峰,是我國外交史上第一人;其二,他從事外交工作長達50餘年,時間之久,也是外交史上的第一人;其三,78歲高龄仍任駐外使節,也是外交使節中年龄最大的第一人。建勝兄在羅馬時是不是周大使書楷的愛將或知己,我不知道,不過建勝兄告訴過我們,說他經常到周大使的辦公室聊天,還常常摸大使的肚子,如此看來,他們倆該算是相當「投契」(congenial; agreeable; getting along well)。

建勝兄給我的兩封信充滿了他的幽默、對長官的敬意、對同事的關懷、以及對朋友的感念等,因披露於後,我想建勝兄在天之靈應該不會反對吧!

第一封信

『David: 我們有半年多沒見面了,你有沒有想念我?尤其是在打「梭哈」的時候?今年休假我很想到南非一遊,因為我從未到過非洲,可否給我打聽一下有Private Bath並乾淨的旅館每天多少錢(最好是中級旅館)。假如局方准我請假,我想在十一月間成行(你說這個時候是否合適?)逗留約四至六天,並赴馬拉威 一遊二至三天。我還得打聽Rome至約堡是否有班機,但願一切順利,否則我又要計畫到別的地方。偶而收到局裡同仁來信,說局裡人事大調動,老板接任文工會主任之後不知是否離開新聞局。你在那兒工作還愉快嗎?順便代我向江德成參事(我的首任處長)問安。我此間工作環境並非理想,四人擠在一間辦公室辦公,十幾人用二綫電話,有時還要看人家的臉色,實在氣人,還是我們在國內時自由自在生活愉快。遇到Jose (曾茂川)、義交、洪濤等「學人」請給我問安,嫂夫人處當然不例外,我還是念念不忘她煮的海鮮麵,是在北投鄒公館打牌時品嚐的,好好吃,垂涎三尺。祝

好 Calvin
1984年8月23日』

第二封信

『David: 一周前收到你的信,我不能馬上回復,因為到米蘭出差,Sorry!收到你的信之前五天,我向局方正式說明赴非計畫,請准予給假十二天,迄今未見復函。南非十一月份的氣候如何?是涼?是熱?請來函示知。讀了你的信,令人羨慕不已,此間同仁(包括外交部諸官)聽了我對你工作環境的描繪,個個表示羨慕。你老兄素來有運動細胞,短短數月打高爾夫球有此成績,不足為奇。想到去年在曠湘霞家裡打乒乓球,你也露了一手,不過作「秀」(梭哈)稍稍差一點,還得向我請教。外交部新近派至斐國「大官」石定,是我在G城大學外交學院同學,與我感情甚篤,在美時飲食起居,石「公」夫婦經常照顧我,煩你代我問候。Jose等亡命之徒近況如何?有沒有散播「龍種」讓斐國多些黃色人種?此間已入秋,秋高氣爽,頗為舒適。說實話,羅馬是個優美的城市,唯一讓我不快是交通之亂,與台北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另外是工作環境之惡劣,情緒為之消沉,極盼吾兄拯救,Help! Help! 我目前的「香巢」是半公半私,車房堆積公物如文物箱、宣傳品等,無法將車子(車齡快三年)停放。屋裡擺放公家二個又大又老之破沙發,一個房間堆放影片,另一間(客廳)擺滿文具、影印機、打字機、檔案櫃等等,Now, you can picture what kind of life is that!!晦極明生,暗後旭日東昇,你老兄否極泰來,我也相信,再過些時候必然也可以鬆口氣,到那時我可輕輕地說:「Thanks God! It is all over!」好了,講了這許多話,下次再談。請問候大嫂,英文要加油,念好了才不會二位小朋友糾正。老長官德公處請代致敬。祝

好 弟Calvin
1984年9月25日』


1991年3月作者與陳建勝夫婦在雅加達合影右為中油公司駐地代表


1997年8月14日新聞局同仁在台北歡聚宴請陳建勝(前排中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