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01.jpg

GIO的藍球隊

太約是民國70年初,國際處同事張志永兄來二科找我說,科長喜歡打藍球嗎?我回說喜歡,於是我們向各處室打聽有無同好,不久就有不少同仁響應號召:國際處-張志永、魏蔭駒、李南陽;綜計處-陳天爵、詹昭明、劉明良;廣電處-王立信、張平、齊永強;視聽處-陳銘政;外籍雇員-賴大衛。

同時我向當時的主祕,張佐為長官探聽他的看法,

結果他同意協助,命我上個簽呈由他批示。張主祕真是好長官,他准許我們將來出賽時,可以使用聯絡室的九人小巴士,授權我在斜對面的市議會餐館簽帳,真感謝。我們每人出300元做一套藍色球衣,背後有「行政院新聞局」大字,甚為醒目,那時外交部也有藍球隊,由北美司科長烏元彥領軍,我們兩隊經常在台北賓館内的球場友誼賽,我們嬴得多,我隊中的賴大衛投球神準,只是年少氣大,常和對方吵架。那年本局參加台北記者杯比賽,得到亞軍,真不容易。我在比賽期間,因為奉命陪同來台訪問的祕魯新聞部長夫婦,没有到場加油。(如果當年隊友,有照片或有所補正,衷心歡迎)

追憶同事段思孚女士

我第一次見到段小姐,是在國際處簽到桌傍,她那天身穿黑裙子。上身穿著不太白的白色的短袖衣,滿頭銀髮。在本子上寫歪歪「段思孚」三個大字。

GIO和美國「哈得遜研究所」的未來學者何曼康(Herman Khan?)合辦研討會,在中山北路和南京東路的外貿協會五樓會議室举行。我奉命打雜,段思孚擔任記錄。

我們這邊由台大經濟學教授施建生率領當時己經有名經濟學者計有郭宛容,孫震,于宗先,梁國樹和經濟部次長劉師誠(?),對方是位洋人,全程以英語進行,上午10點至12時,下午2至4時。我除了接送施教授外,開會討論時作傍聽狀。這時只見段思孚傱容不迫地,静静地在作速記。第二天早上就交出昨天討論的英文紀錄,令人佩服。

後來才慢慢知道她是民國初年合肥段其瑞之後,她幼年隨父到英國,一直到牛津大學畢業才回台,並曾在台大外文系任教,(張平男先生就說段教過他)。

她在國際處打理局長英文函件,據說有次錢局長一封英文信,其中有一字用字不精確,她就上樓直接報告並改正(待考)。其實段思孚法文亦佳。

她在國際處平曰不苟言笑,和同事互動不多。倒是和王美珍一起討論國文課本,據說後來連論語都討論了。

1990我從巴西帶記者訪台,她請我吃東來順吃麵食。

我從巴西回來任職資編處時,她在【光華】工作。2003年四月初自丹麥回來時,她巳退休,想不到没多久溘然長逝。

我是伙食委員

民國六十三年,那時的GIO只是從中山北路口與忠孝東路平行(至天津街口)的一幢紅色大樓。斯時局内人數雖不多,但中飯不容易解决,市面也不似現在,到處可以買到便當。於是决是由各單位輪流辦伙食。

我在國際處一科任專員。處内指派我擔任伙委。我情商留韓的吳秀美任會計。並向在聯絡室服務的吕慶隆君(現任駐法國代表)先借廾公斤大米(因為還没發薪之故)以便開伙。吕君甚爽快,次曰就用其大型摩托坐車載來送給主厨老吳(2012年GIO在福華舉行關門惜别茶會時,我看他白髮依舊,身體挺健康呢,我和他熱烈互相寒喧再三。

厨房就在走廊底左轉,向上就大會議室兼簡報室。由於餐廳空間不大,最多容30人,所以用餐分两批,三菜一湯或是四菜,記不清了,不過到下午上班時,剛好都能吃到。一個月下來真累,更累壞了會計阿美。

目睹外交先賢葉公超主持錢,丁局長交接儀式

錢君復長官調任外交部常務次長。由非洲司長丁懋時接長GIO。交接儀式在二樓簡報室舉行。上午九點半就坐滿人,後來者只好一旁站著。那天外交先賢著藍色西服,風度優雅,他在交接儀式說什麽,我記不得了,不過他說國際宣傳真不好做,到現在我記憶猶新,能目睹外交賢風釆巳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