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35.jpg

最近伊拉克叛軍大舉攻城掠地,勢如破竹,已經奪下伊國西北部大部分地區,且兵臨首都巴格達城下,大大威脅以馬立基(Nouri Maliki)總理為首的什葉派政權。

對於伊拉克叛軍的名稱,有些媒體稱之為ISIL(即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Levant的縮寫,中文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有些則稱之為ISIS(為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al-Sham或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Syria的縮寫,中文為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

,令人眼花撩亂。其實,出現兩種不同譯法,係肇因於對叛軍組織阿文名稱(al-Dawla al-Islamiya fi Iraq wa al-Sham)翻譯的不同見解。聯合國及美國政府官員以ISIL稱之;但ISIS則在西方媒體被廣泛使用。

Levant一詞源自拉丁文Levare,原為日昇之意,引伸為地中海東岸之地。19世紀至20世紀初,阿拉伯半島北部的兩大殖民者英國及法國,認為Levant是指介於地中海東部,包括其島嶼與週邊國家的地區。第1次世界之後,殖民國家認為該地區包括了當今的敘利亞、約旦、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及土耳其東南部的部分地區。

至於阿拉伯史家則稱Levant地區為Bilad Al-Sham,Bilad為國家之意。其範圍包括地中海東岸至幼發拉底河,以及埃及至安那托利亞高原之間的廣大地區。

Al-Sham一詞在當代阿拉伯文有多種譯法,可譯為黎凡特、大敘利亞、敘利亞甚或大馬士革。根據ISIS網站,他們的目標是要在當今的伊拉克、敘利亞、約旦及黎巴嫩等國土地上重建一個伊斯蘭國。

ISIS其實是恐佈組織蓋達(基地)組織在伊拉克的分支,其之所以能夠壯大與獲得伊拉克遜尼派穆斯林的強力支持,主要是拜馬立基政府的歧視遜尼派政策所賜,也就是不與少數的遜尼派分享權力且不照顧遜尼派穆斯林福利的政策而引發大民怨所導致。

筆者在發表「古蘭經主張對非穆斯林寬容嗎?」一文之後不久,曾在個人部落格發表「歐巴馬拒絕出兵敘利亞是項明智決定」一文,該文對伊拉克的當前局勢發展曾有詳盡的分析,特請負責ex-gio網站諸公惠予轉載,俾與各先進分享。(2014/06/26)

歐巴馬拒絕出兵敘利亞是項明智決定

才發表「古蘭經主張對非穆斯林寬容嗎?」一文,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就在聖誕節當天傳出兩起炸彈攻擊事件,造成35人死亡、56輕重傷的慘劇。

據報導,一群基督教徒於聖誕節當天在教堂做完禮拜離開時,一輛停放在教堂附近的汽車被引爆,造成24人死亡;另一枚炸彈則在一處市場的外面爆炸,造成11人死亡。遭到攻擊的兩個地方都位於巴格達南部的杜拉區,該區的多數居民信奉基督教。但政府發言人卻說,這兩起攻擊並不是針對基督教徒,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其實,當今的伊拉克,大大小小的恐怖攻擊事件可謂每日無之,已成家常便飯、司空見慣。這位發言人所言或許沒錯,只因為基督徒在伊拉克屬於少數派,不到總人口數(約3100多萬人)的3%,很少成為恐怖攻擊的目標。而目前伊拉克的恐怖襲擊事件,主要都是發生在遜尼派與什葉派民兵間的內鬥。兩派民兵常以咖啡館、市場以及清真寺等人潮聚集地方的平民為攻擊目標,而最常用的手段則為防不勝防的汽車炸彈與自殺攻擊。由此可見,不同教派的穆斯林都互相殘殺了,還會對其它異教徒寬容嗎?

言歸正傳。今(2013)年在伊拉克境內所發生的暴力攻擊事件,是2008年以來最嚴重的一年。根據聯合國統計,11月份因暴力攻擊事件而死亡的人數為659人,其中包括565名平民及94位軍警,雖少於10月份的979人,但自今年1月至11月底,已有7150名平民與950位軍警遭到殺害,是2008年以來年度統計的最高數字。

伊拉克為何會陷入宗教派系內鬥的泥淖?其實乃係美國入侵伊拉克,推翻基薩達姆侯賽因所留下的惡果。伊拉克境內的什葉派信徒雖占多數(占全部穆斯林的65%),但在遜尼派的獨裁者薩達姆侯賽因高壓統治下,一向與少數的遜尼派相安無事。然2001年美國發生了911事件,事件發生後不久,布希總統很快聲稱此案為賓拉登所為,並宣布發動「反恐戰爭」。布希出兵阿富汗,剷除庇護賓拉登的塔利班政權,選出一個西化的國會政府。

布希對進軍阿富汗的成果並不滿足。他宣聲伊拉克潛伏著更大的危險,因為侯賽因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且與賓拉登合作散布恐怖主義。他說為了維持國際和平,伊拉克有必要改朝換代。2003年,美、英、澳洲及波蘭等國聯軍從科威特的基地進攻伊拉克,靠著絕對的科技優勢,很快擊潰軍備老舊的伊拉克部隊,並推翻侯賽因政權。但討厭侯賽因的伊拉克人民更不喜歡美國人,美國人很快發現自己也成為伊拉克反抗軍攻擊的目標。

隨後美國人在伊拉克人高漲的反對占領聲浪中,以及冒著游擊隊突擊破壞的危險之下,克服種種困難,選出臨時議會、推動憲法,並選出新國會。其目的原想建立新政府,取代侯賽因政權,藉以穩定社會,卻反而使情勢更加動盪不安。原來伊拉克人去投票並不是為了促進國家穩定和諧,而是靠投票爭取自己派系的利益,讓潛藏已久的教派衝突浮上檯面。

2005年的伊拉克選舉,占人口多數的什葉派政黨一如各界預期,大獲全勝。而一向在伊拉克政治居主導勢力的遜尼派不甘心退居老二,乃挺身反抗新出現的政治體系。更不幸的是,美國政府竟在戰爭初期犯下不可原諒的錯誤,那就是解散伊拉克軍隊和警察,一大群憤怒的失業者正好加入反抗行動,使得伊拉克戰場成了吸收恐怖分子的天堂。美國人迄今雖然仍不願稱遜尼派與什葉派的相互攻擊為內戰,但個人認為兩派的惡鬥實已瀕臨內戰的邊緣。

出兵伊拉克,推翻侯賽因政權,出現三個讓美國人出乎意外的結局:一是選出一個親伊朗的什葉派政府;二為刺激許多遜尼派信徒加入蓋達(基地)組織,成為恐怖分子,壯大了該組織的力量,並動員參加敘利亞的內戰,增加了敘利亞內戰的複雜度;第三,讓伊斯蘭世界的宗教極端主義風起雲湧,蓋達組織的分支如雨後春筍,一個個紛紛在西亞、北非、中非及東非出現,成為該地區動盪不安的亂源。

有人認為,美國不出兵敘利亞的決定,等同對中東放棄。更有人認為不出兵敘利亞出的決策,暴露出美國從過去的「不情願」霸權,到今天的「不能夠」。甚至有人批評歐巴馬沒能守住自己強調的「紅線」(指阿塞德使用化武),錯失了懲戒敘國先機。

個人對以上看法完全無法苟同。蓋歐巴馬拒絕出兵敘利亞,是因為他看到了他的前任在伊拉克所留下的爛攤子;一個相對單純的伊拉克情勢都難以善了、無法收拾,遑論如何面對利亞境內派系林立、各行其是與互相殘殺的反叛軍了。所以,個人認為歐巴馬不出兵敘利亞的決定是正確與明智的。(2013/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