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36.jpg

居禮夫人    
     居禮夫人(Madame Curie)是波蘭裔法國籍女物理學家、放射化學家。她是放射性現象的研究先驅,也是獲得兩次諾貝爾獎的第一人。她的具體成就包括開創了放射性理論,發明了分離放射性同位素的技術,以及發現兩種新元素釙(Po)和鐳(Ra)。在她的指導下,人類第一次將放射性同位素用於治療癌症。

 

     居禮夫人原名瑪麗•斯克洛多夫斯卡(Marie Skłodowska),1867年11月7日出生於當時沙皇俄國統治下的華沙,即現在波蘭的首都。父親是中學教師,精研化學與物理,通曉希臘文與拉丁文,能說英語、法語、波蘭語、德語及俄語等五種語言,閒暇時也寫詩,送給親朋好友及教過的學生。在父親的教導與影響之下, 瑪麗在語言與自然科學方面的表現自然出類拔萃。由於是女性的原因,她不能在任何俄羅斯或波蘭的大學繼續進修,高中畢業後做了幾年的家庭教師。在華沙生活至26歲後,於1891年在她姐姐的經濟支持下移居巴黎,並在索邦大學(Sorbonne/巴黎大學的舊名)學習數學和物理學。經過四年的閉門苦讀,瑪麗亞於巴黎大學取得物理及數學兩個學士學位。在那裡,她成為了該校第一名女性講師。

     瑪麗在索邦結識了另一名講師皮埃爾•居禮(Pierre Curie),也就是她後來的丈夫。他們倆經常在一起進行放射性物質的研究,以瀝青鈾礦石為主,因為這種礦石的總放射性比其所含有的鈾的放射性還要強。1898年,居禮夫婦對這種現象提出了一個邏輯的推斷:瀝青鈾礦石中必定含有某種未知的放射成分,其放射性遠遠大於鈾的放射性。當年12月26日,居禮夫人公布了這種新物質存在的設想。

在此之後的幾年中,居禮夫婦不斷地提煉瀝青鈾礦石中的放射成分。經過不懈的努力,他們終於成功地分離出了氯化鐳,並發現了兩種新的化學元素:釙(Po)和鐳(Ra)。因為他們在放射性上的發現和研究,居禮夫婦和亨利•貝克勒(Antoine Henri Becquerel )共同獲得了1903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居禮夫人也因此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

8年之後的1911年,居禮夫人又因為成功分離了鐳元素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她也是歷史上第一個獲得兩項諾貝爾獎的人,而且是在兩個不同的領域獲得諾貝爾獎。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居禮夫人倡導用放射學救護傷員,推動了放射學在醫學領域裡的運用。之後,她曾在1921年與1929年應邀赴美國訪問,並為放射學的研究籌款。居禮夫人雖然是一位積極忠誠的法國愛國者,雖然人身在異國,但也從未忘記她的波蘭出身。她以祖國波蘭的名字命名她所發現的第一種元素釙,並在1932年在她的家鄉華沙建立了鐳研究所。

居禮夫人由於過度接觸放射性物質,於1934年7月4日在法國上薩瓦省(Haute-Savoie)逝世,她先生在28年前因車禍身亡。她的長女伊雷娜•約里奧-居禮(Iréne Joliot-Curie)和長女婿弗雷德里克•約里奧(Jean Frédéric Joliot)於1935年共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她的次女依芙•居禮(Eve Curie)的夫婿Henry Richardson Labouisse, Jr.,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於1965至1979年的執行長(Executive Director),在1965年代表該會接受諾貝爾和平獎。因而,寬容一點來說,居禮夫人家族共有5人獲得諾貝爾獎。

     在20世紀90年代的通貨膨脹中,居禮夫人的頭像曾出現在波蘭和法國的貨幣和郵票上。96號化學元素鋦(Cm)就是為了紀念居禮夫婦所命名的。除獲諾貝爾獎外,她的各種榮譽稱號有:會員56個,會長2個,院士19個,院長1個,博士20個,教授1個,榮譽市民3個;另外獲得獎金10項,獎章16枚。

居禮先生與保羅•朗之萬

     皮埃爾•居禮(Pierre Curie) ,1859年5月15日生於法國巴黎,由父親在家親自教育,自小就在物理與數學方面展現過人才能,後於索邦大學完成學業。1895年,皮埃爾•居里在他的博士論文裡發表了關於磁性物質的研究結果,也就是後來稱為的「居禮定律」(Curie's law)。皮埃爾•居禮發現,具有磁性的物體會由於溫度的增加而減少其磁性,而這樣的研究後來成為所謂的「居禮溫度」(Curie temperature/ Curie point),也就是包括鐵在內的強磁性體失去磁性的溫度。

皮埃爾•居禮與瑪麗•居禮於1895年結婚後,共同從事於放射性元素鐳與釙的研究,由於接觸過量的放射線,往往晚上成眠時都會因為劇痛而被驚醒,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對放射能物質的研究。有人認為,這是造成日後車禍死亡的原因之一。

    1906年4月 19日下午兩點多,傾盆大雨中,皮埃爾•居禮在往實驗室的路上,被一滿載軍用制服,長20英呎的運貨馬車撞倒,左後輪輾過他的頭顱,當場死亡,留下38歲的居禮夫人、 9歲的女兒伊雷娜•-居禮、以及2歲的女兒依芙•居禮。雖然傷心不已,居禮夫人還是拒絕法國政府提供的撫卹金,表示她自己有能耐擔負家計,並在先生死後沒多久就繼續工作。居禮夫人寫道:「受此打擊,我不覺得我能夠面對未來。但是我不能忘記我先生對我說的話,那就是,如過沒有他,我也要繼續我的工作。」(Crushed by the blow, I did not feel able to face the future. I could not forget, however, what my husband used sometimes to say, that, even deprived of him, I ought to continue my work.) 居禮夫人的親人,尤其是她的公公,也就是皮埃爾•居禮的父親,其後對安定這個破碎的家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保羅•朗之萬(Paul Langevin) ,1872年1月23日生於巴黎,曾就讀於巴黎市立高等工業物理化學學校及巴黎高等師範學校。之後到劍橋大學,在約瑟夫•湯姆森(Sir Joseph Thomson)的指導下,於「卡文迪許實驗室」(Cavendish Laboratory)研習。後來到巴黎大學,在皮埃爾•居里的指導下,於1902年取得博士學位,1934年入選法國科學院。

     朗之萬最著名的研究是使用皮埃爾•居里的壓電效應的紫外線應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從事以聲波去探測潛艇並以其迴音確定其位置的研究。但真正裝置開始運作時,大戰已經結束。

誹聞的困擾

     1911年,居裡夫人獲頒諾貝爾化學獎發表前幾天,巴黎新聞報在11月4日刊登標題為《愛情故事:居禮夫人與郎之萬教授》之文章,透露皮埃爾•居禮仍在世時,保羅•朗之萬和居禮夫人已有密切的來往,此報導對兩人造成極大的困擾。某些嗜血的媒體,不經查證,大事渲染,說居禮夫人是猶太人,是外國人,企圖勾引有婦之夫等等。怕事的諾貝爾獎委員會,建議居禮夫人暫時留在巴黎,不要前往瑞典領獎。

     被譽為是「現代物理學之父」的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對此事的看法是,如果他們相愛,誰也管不著。他在1911年11月23日給居禮夫人寫了封信,以表安慰。愛因斯坦鼓勵居禮夫人,如期前往瑞典領獎,他在信上說:「我深信妳應該繼續藐視這流氓…如果暴徒還不停地困擾妳,就不要去讀那些胡言亂語的報導,讓毒蛇去咬毒蛇吧。 」(I am convinced that you [should] continue to hold this riffraff in contempt…if the rabble continues to be occupied with you, simply stop reading that drivel. Leave it to the vipers it was fabricated for. )

     居禮夫人如期前往瑞典,出席頒獎典禮,與瑞典國王同桌共餐。撰寫《居禮夫人傳》的她的次女依芙•居禮,在書中提到,這些曾經汙衊她母親的人,後來紛紛來請求她的原諒。

居禮夫人樹立的典範

     愛因斯坦曾說:「在所有著名的人物中,居禮夫人是唯一不為榮譽所腐蝕的人。 」 (Marie Curie is, of all celebrated beings, the only one whom fame has not corrupted. ) 居禮夫人獲得諾貝爾獎之後,她並沒有為個人私利,將提煉純淨鐳的方法申請專利,反而將之公布於眾,這種作法非常有效地推動了放射化學的發展。

     1921年 5月 20日,美國總統哈定(Warren G. Harding)在白宮將美國人捐助的一克鐳交給居禮夫人時,說她是「高貴的人物,忠心的妻子,慈愛的母親,不辭重壓的勞苦,完成了一個婦人的所有任務。」 (noble creature, the devoted wife and loving mother who, aside from her crushing toil, had fulfilled all the duties of womanhood.)

     依芙•居禮在《居禮夫人傳》提到,她母親在巴黎大學唸書時,因缺少木炭取暖,在冰冷的閣樓裡,時常挨凍顫抖,牙齒格格作響。這位作者要讀者與她分享她母親回憶當年在巴黎大學四年苦讀所寫的一首詩,英文與中譯文如下:

   Ah! how harshly the youth of the student passes,
   喁!這位學生的青春過得真是寒傖,

   While all around her, with passions ever fresh,
   難熬的記憶猶新,那時在她的周圍,

   Other youths search eagerly for easy pleasures!
   其他年輕人熱衷於追求逸樂!

   And yet in solitude
   然而,在孤寂中

   She lives, obscure and blessed,
   她靜靜而歡悅地活著,

   For in her cell she finds the ardor
   因為在她的斗室裡,她找到那

   That makes her heart immense.
   使她的心胸開闊的熾熱。

   But the blessed time is effaced.
   但幸福的時光業已消逝。

   She must leave the land of Science
   她必須離開科學的國度,

   To go out and struggle for her bread
   為了麵包,拋頭露面

   On the grey roads of life.
   奔波在人生的灰色道路上。

   Often and often then, her weary spirit
   三不五時,她那疲憊的心靈,

   Returns beneath the roofs,
   回到那屋宇下,

   To the corner ever dear to her heart,
   回到她那滿心鍾愛的一角,

   Where silent labor dwelled,
   那兒是她默默辛勤耕耘的地方,

   And where a world of memory rested.
   那兒有她全部的回憶。

     《居禮夫人傳》中,依芙•居禮強調那四年對她母親的重要性:「是的,這英雄似的四年,並不是瑪麗•居禮生涯中最幸福的時代,但在她心目中,這卻是她所仰望的、最接近人類使命的、最高峰而完美的時代。」(2014/01/25完稿)


居禮夫婦
圖片來源網站 Pierre och Marie Curie 1906  Nobelprisdiplomet från 1911 sv.wikipedia.org

 
紀念居里夫婦的法國紙幣
圖片來源網站 Marie Slodowska Curie (1867-1934) Pierre Curie (1859-1906) 500 numericana.com  


紀念居禮夫人的波蘭紙幣
圖片來源網站She was a pioneer in the field of radioactivity, the first twice-honored ... 3833.com

 
波蘭紀念居禮夫人郵票
圖片來源網站: Universities and Laboratories, Marvin Marshak; Physics in the Republic of ...  aps.org

 
圖片來源網站Einstein giving props. mariecurieplay.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