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25-1.jpg

紅拂綠綺

     一位小學同窗,早期移居美國,育有二男。長男娶了一位中國東北來的姑娘,聰明能幹,持家有方,公婆相當滿意。次男與一日本小姐結婚,雖然也不錯,做父親的總覺得有點遺憾。有次跟我提及,次男原與一來自台灣的女同學交往有年,兩情相悅,雙方家長也巴望能早日成婚,但事與願違。次男學業有成後,為加拿大一國際公司網羅派往日本工作,為同公司任職的那位日本小姐看上,窮追不捨;男的調到香港後,女的每天電話請安,有空就到香港探望,日久生情,倆人終成眷屬。那位台灣小姐,較為矜持,不如日本小姐積極,因而失去結為連理的機會。

 

     我同情那位台灣女孩。世上類似的事不勝枚舉,要往比較樂觀的方向去思考,畢竟婚姻是一條漫長的路,抱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態度以對,可能比較容易釋懷。

     那位日本小姐大概看上我那同窗的兒子有過人之處,決定以身相許,是屬於敢於追求自己幸福的女子;中國古時形容此種不計毀譽、勇往直前、敢向如意郎君投懷送抱的奇女子為「紅拂綠綺」。

  「紅拂綠綺」中的「紅拂」是指中國隋唐之際一位淪落風塵而不染淤泥的奇女子,名叫紅拂。此女本姓張,原名張出塵(一說張初塵),在南北朝的戰亂中,流落長安,被賣入隋司空楊素府中為歌妓,因手執紅色拂塵,故稱作紅拂女。紅拂女身處楊素府中,一顆芳心卻被同在隋朝為官、孫武孫臏以來最偉大的軍事家李靖所吸引,最後毅然與李靖私奔而去,成就了中國歷史上一段精彩的鸞鳳和鳴的故事。

     「綠綺」是漢代著名文人司馬相如彈奏的一把琴,此琴在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的私奔故事中,扮演一關鍵角色。

      司馬相如原本家境貧寒,徒有四壁,但他的詩賦極有名氣。梁王慕名請他作賦,相如寫了一篇《如玉賦》相贈。 此賦詞藻瑰麗,氣韻非凡,梁王極為高興,就以自己收藏的「綠綺」琴回贈。此琴是傳世名琴,琴內有銘文曰:「桐梓合精」。相如得之,如獲珍寶。以他精湛的琴藝配上「綠綺」絕妙的音色,使「綠綺」琴名噪一時。後來,「綠綺」就成了古琴的別稱。

      有一天,司馬相如訪友,豪富卓王孫慕名設宴款待。酒興正濃時,眾人說:「聽說您『綠綺』彈得極好,請操一曲,讓我輩一飽耳福。」相如早就聽說卓王孫的女兒文君寡居在家,才華出眾,精通琴藝,而且對他極為仰慕,就彈起琴歌《鳳求凰》向她示愛。文君了解琴曲的含意,聽後不由臉紅耳熱,心馳神往。她傾心相如的文才,為酬「知音之遇」,便夜奔相如住所,締結良緣。司馬相如家裡一無所有,卓文君隨他私奔後,就開了個酒舖 ,文君溫酒、賣酒,又兼掌櫃,相如則打雜,不怕人譏笑。 後來卓王孫礙於面子,接濟二人,從此二人生活富足,過著美好的日子。

《鳳求凰》

     上面提到的《鳳求凰》,據史載,有的說是司馬相如所作,有的說是琴匠編的。原文與譯文如下: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游四海求其凰。

(鳳鳥啊,鳳鳥啊,回到故鄉;四海遨翔,爲的是追求與牠匹配的凰鳥;)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那時尚未遇見,不知踪影何處;如今醒悟,牠已飛到了這座廳堂;)

有豔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有美貌的淑女靜處閨房,與我相離很近,心卻隔距甚遠,思念殘害我的心腸!)

何緣交頸爲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如何能成為一對恩愛的交頸鴛鴦?何不成雙同飛一起遨遊天際)

凰兮凰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爲妃。

(凰鳥啊,凰鳥啊,與我相依為命吧!讓我們生育子女,做為永遠的夫妻)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情投意合,兩心和順相諧;半夜隨我而去,有誰會知曉?)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餘悲。

(讓我們一起展開雙翼,遠走高飛;不要讓我徒然爲你思念而感傷悲!)

     仔細讀來,此琴曲感情熱烈奔放而又深摯纏綿,難怪十七歲就寡居的卓文君聽了後夜奔相如宅。

春風,為何將我喚醒

     德國大文豪歌德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 -- 1832),24歲時出了他的第一本書《少年維特的煩惱》(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s / 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 ,使他一夜成名。此書被譯成多國語言版本,據稱是世界上第一本最暢銷的書。

     該書的男主角是詩人維特,看上已經有婚約、美麗又溫柔、彈了一手好琴的夏綠蒂;她的每一個細微動作,一個表情,一句話都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上。夏綠蒂欣賞維特的才華,也很喜歡他,但礙於己遵守母親遺願,跟阿爾伯特定下了婚約,不得不百般迴避他的愛慕之情。夏綠蒂結婚後,維特仍不死心,還繼續前往探視,她的先生阿伯特雖有怨言,但也不便強力阻撓。

     夏綠蒂要維特出外旅行,把她忘記;出外旅遊一項維特是照辦了,但就是忘不了與夏綠蒂相處時的美好時光。他違反約定,在聖誕夜又去探望夏綠蒂,恰巧阿伯特公差出外,她驚慌失措下,強做鎮定,拿出以前維特送給她的自己譯的詩稿,那是愛爾蘭傳說中的詩人歐西安(Ossian)的詩,請維特唸給她聽。維特接過詩稿,一首一首地唸,兩人都被悲壯哀淒的詩句感動,都覺得這些古代英雄的命運,與他們的遭遇相似,因而兩人都淚如雨下,泣不成聲。維特在夏綠蒂的請求下,勉強唸了詩稿的最後一段:

春風啊! 你為何將我喚醒?你為何將我喚醒? 我感到你輕輕的愛撫,可是啊,我已到了盡頭,暴風雨即將來臨,明天,我的族人到來,他見過我美好的青春,他在曠野四處尋覓,卻沒有我的蹤影(詠嘆調:春風,為何將我喚醒)。我感到你輕輕的愛撫,你在說我以上天的甘   露滋潤你可是啊,我即將枯萎,吹落我葉子的暴風雨即將來臨明天,將有旅行者到來,他一定會來他見過我美好的青春,他將會在曠野四處尋找我,而我已無影無蹤。」("Why dost thou waken me, O spring? Thy voice woos me, exclaiming, I refresh thee with heavenly dews; but the time of my decay is approaching, the storm is nigh that shall whither my leaves. Tomorrow the traveler shall come, he shall come, who beheld me in beauty: his eye shall seek me in the field around, but he shall not find me." )

    維特在唸完後,就瘋狂地擁吻夏綠蒂。她掙脫他,在愛情與憤怒之間戰慄地說:「這是最後一次了!維特!不能再和你相見了!」第二天,夏綠蒂的先生阿爾伯特回來,維特請僕人向他借槍,託詞有遠行用以自衛。阿爾伯特請夏綠蒂將槍交給那樸人,並祝維特旅途平安。當晚十二時整,維特用那把夏綠蒂轉手給的槍,在寫字台前自盡。

    維特演的是西式的《鳳求凰》,追求的對象身分不同,結局當然不一樣。我同情維特,我不會以「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等語說他,我也沒有資格,因為我不是他,我不知道他的苦處。我有兩位高中同學也為愛情而早死,一位厭世後自殺,另一位瘋癲後病死,年都不到三十。我也同情他們倆,他們用了真情,比起濫情,真情是高尚無價的。(12/28/2013完稿)

 

                        

圖片來源網站 相如彈奏《鳳求凰》,使卓文君願意改嫁自己。

lingkee.com

 

圖片來源網站 .. 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

news.lib.ncs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