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35.jpg

愛德華.薩依德「文化與抵抗」(立緒出版)一書的譯者梁永安,在該書最後一章「在勝利的集合點」加了一段畫蛇添足的譯註,謂:伊斯蘭教是各大宗教中唯一在聖典裡要求信徒寬容其他宗教的,認為其他宗教的信徒皆為「古蘭經之民」。(見文化與抵抗,頁226,譯註24) 

梁永安的此一說法其實是完全不對的。對伊斯蘭教歷史稍有涉獵的都知道,伊斯蘭教與亞伯拉罕系宗教(猶太教與基督教)的關係非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認為一神教的神學先是由阿拉(上帝)親啟給猶太人和基督徒,再親啟給穆罕默德。

古蘭經說:「祂先前曾經賜下妥拉(舊約)和福音書(新約),為人們的指引。而如今祂又賜下古蘭經,以印證先前的一切經書。」古蘭經還說:「有經典的子民啊!你們來吧,讓我們共同遵守公平的信條,那就是:除阿拉外,我們誰都不敬拜,也不承認除祂之外還有別的神。」(古蘭經第3章第3節、第64節)。 

所以,古蘭經所稱的「有經典的子民」,顯然指的就是信奉舊約的猶太教徒與新約的基督教徒,而非「認為其他宗教的信徒皆為古蘭經之民」。 

至於「伊斯蘭教是各大宗教中唯一在聖典裡要求信徒寬容其他宗教的」說法,亦屬大謬。蓋任何宗教的寬容態度,其實完全取決於當時情勢對其是否有利,也就是由現實所決定。因為,如果他們看不出鬥爭有任何好處,就會傾向採取和平共存的立場。身為基督徒的保羅就是這種處境。因為少數的基督徒明顯鬥不過信奉多神的羅馬人,於是他勸勉教友:「祝福逼迫你們的人」或說:「不要以惡報惡」。麥加時期的穆罕默德處境與保羅相似,難怪會說類似的話:「要以友善態度回應惡劣態度,如此,那些與你為仇者,便會突然變得親如密友。」(古蘭經第41章第34節)他還要求信徒遇到外道時,「應當迴避他們,並說『祝你們平安!』」 

希伯來聖經也有類似情形,當以色列人被亞捫人擊敗,宗教寬容精神便興盛起來,願說些敦親睦鄰的話:「你們的神不是已把你們的土地賜予你們?我們的神耶和華不是已為我們把別人趕走,讓我們得了他們的土地嗎?」然而,一旦戰爭看來可以輕易獲勝,宗教寬容精神便會萎縮。這可以輕易地從在麥加與在麥地那不同時期的穆罕默德身上看得出來。 

穆罕默德在麥加傳教期間,其追隨者遭到種種的迫害,最後連先知的生命都受到威脅,被迫出奔麥地那。那時候的穆罕默德處境與耶穌無異,沒有摩西的正式政治權力,更沒有約西亞的王權可以對異教徒進行殺戮。所以麥加時期的他,從未鼓勵信徒動手懲罰外道。他只能教導信徒遇到死硬派的外道時說:「我永遠不會崇拜你所崇拜的,你也不會崇拜我所崇拜的。你信你的宗教,我信我的宗教。」(古蘭經43章89節,109章4至6節)古蘭經還說:「大仁大慈的主的僕人在大地是謙遜而行的;當愚昧的人以惡言相向時,他們會說:『祝你們平安!』」 

先知到了麥地那之後,成了當地人(阿拉伯人、猶太人和基督徒)的共主。但他仍繼續他的傳教運動,設法贏得更多的追隨者。據一段早期麥地那章的古蘭經記載,上帝曾教他如何爭取別人入教:「你對他們說:『如果你們愛上帝,就當追隨我。這樣,上帝就會愛你們,免去你們的罪,因為上帝是至仁的,是至慈的。』」古蘭經還說:「服從上帝並服從祂使者。如果你們違背正道,上帝便不愛不信道的人。」但在他的傳教計畫被拒之後,穆罕默德對他的追隨者說:「啊,眾徒!別視猶太人和基督徒為友。他們只與同教者為友。」從這裡可以看出先知隨著其在麥地那地位的改變,而逐漸改變他對其他宗教信仰者的態度。最後導致他與猶太人的決裂。根據伊斯蘭歷史,穆罕默德連續驅逐了3個猶太部族,其中一個部族的成年男子,全遭先知信眾殺光光。 

穆罕默德在麥地那期間打了不少的仗,所以那時期的經文談到很多戰事。這些經文呼籲麥地那人為上帝而戰。例如:「你們在哪裡發現那些把上帝與他神共奉的人(早期中國伊斯蘭學者把上帝與他神共奉譯為以物配主,根本不通),便在哪裡殺死他們。」「禁月結束之後,你們在哪裡發現那些把上帝與他神共奉的人,便在哪裡殺死他們、俘虜他們、圍攻他們,並在各處設下埋伏,等候他們到來。」不過,古蘭經也說:「那些把上帝與他神共奉的人當中,如果有人求你們保護,就應保護他,直到他聽到上帝的言語,然後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有些經文甚至明確規定暴力只可在戰時使用:「你們在戰場上遇到外道,應當斬殺他們;你們既戰勝他們,應當俘虜他們。之後,等戰爭的重擔卸下,應當釋放他們,或准他們贖身。」古蘭經還說:「對於那些未曾因為反對你們的宗教而與你們開戰的人,或那些未把你們驅逐出家鄉的人,上帝並未禁止你們憐憫他們,公正對待他們。因為上帝總是愛行事公平的人。」而對真正的敵人也並非永遠不共戴天:「上帝說不定會在你們和那些你們視為敵人的人之間造化友誼,上帝是大能的,是至慈的。」 

綜上所述,古蘭經的調子雖擺盪於寬容與不寬容之間,且有時候上下擺盪幅度之大亦頗令人感到突兀,但古蘭經的經文應從每一章節前後的整體性來看,絕不能像當今的聖戰士一樣,只引用經文的前半截而不引用後半截。因為如果每一個人都像他們一樣斷章取義,古蘭經豈不真的判了所有地方所有時代的非穆斯林死刑?

圖片來源:

http://en.wikipedia.org/wiki/Isl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