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29.jpg

    年初接到同學會通知:訂於四月中旬舉辦紀念畢業六十年花甲餐會。國內同學每年都定期聚會敘舊,我如適時回台,一定出席,但這次得要專程參加,因為我們這一屆畢業生,今天都是坐八望九的老頭兒,今後是否還有精力籌辦、甚至能否出席參加,都未可知也。

      從南非啓程回台,須在香港轉機,在港台航班上,翻閱國內報紙,看到幾則展覽消息,特別加以留意,因為平時閱覽國內新聞,遇有展覽報導,常看得心癢癢的,現有機會身臨其境,自然要把握,雖不是凡展皆到,想看的一定要看。

 

      抵台次日,就到華山文創園區去看「國家記憶」展覽,展出二次大戰期間中國遠征軍在印度、緬甸戰區的影像紀錄。這是一群海峽兩岸的有心人,包括遠征軍袍澤、朋友以及後人所籌辦,主要是向美國「國家檔案館」諮詢並借得相關照片及電影來展出。美國陸軍的通信兵 (Signal Corps) ,除了負責作戰通訊任務,還將戰地狀况以相片和電影加以紀錄,事後將紀錄資料歸檔存入檔案館。中國遠征軍事蹟,大部份為照片,其中有的放大為室外廣告尺寸。在一幀遠征軍某師軍官團於日本投降後,到南京中山陵告慰國父在天之靈的團體照上,一兩百人面目清晰可辨,照片下的留言紙上,還有觀眾寫下「X 排第 Y 人係本人伯父」或 「 N 排左起第 E 位為本人表兄」等的註記。

     在華山文創園區,又參觀了新聞界最高榮譽的「美國普立兹新聞攝影獎」得獎作品展。由於時近展出末期,觀眾特別踴躍,雖然照片尺寸放得夠大,但如不閱讀其旁的文字說明,便無法瞭解拍攝背景精彩所在,因之觀眾都想凑到前面看清說明,人上擠人,水泄不通,興緻為之大減。

     第三場是五月一號到植物園歷史博物館,參觀歐洲文藝複興時期的藝術大師「米蓋郎基羅 生平事蹟展」。當天國定放假,長男得空陪我同往,雖然天飄微雨,觀眾仍很踴躍,展場外豎着一尊米氐著名雕刻傑作「大衛」複製品。米氏盛名久播寰宇,進場參觀,展品雖有文字說明,但對 K.K. 之流的藝盲,讀完說明,依舊不知所以,進場時租了個導覽耳機,也没幫上什麽忙,擠出展場,我對兒子感嘆,這次觀展,可謂「附庸風雅」,但兒子表示,我們不必自謙,觀眾之中,有幾個不是趕熱閙的?

      出了「米」展場,憑票還可到史博館內參觀,當天有特展,介紹我國古代的「香」,中西接觸通商以前,没有香水、乳液之類的化妝品,婦女(以及大户人家的爺們) ,用的是固體的「香」,或以其焚燒燻衣燻被,或研磨為粉末装入「香袋」帶在身上,最普通的就是「檀」木,其他也種類繁多,無法紀錄詳敘,瀏覽一通,倒也開人眼界。 出館前經過展售部,兒子瞄到有「普立兹新聞攝影得獎作品集」,立即買了一册,(因他沒趕上公開展覽) ,我翻看之餘,發現內容和展場全同,早知道就不會去擠展覽會了;儘管「作品集」售價不斐,但如扣掉展覽會門票 ,而且隨時可自由自在的躺在沙發上慢慢欣賞 ,則書價高低就無足論矣 。

     有一天走在國父紀念館附近, 忽然聽到有擴音器播出「義勇軍進行曲」旋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驚詫之餘, 尋聲去探個究竟。 進到中山公園後,在廣場中停放着一輛小貨車,其上還插了一面五星紅旗,進行曲就是從那兒播出,近前細看, 車箱周圍寫道:「縱容法輪功邪教活動,阻礙中華民族的統一」云云,在廣場上活動的民眾,亦無人好奇圍觀;後來在紀念館各入口旁,又看到頭頂竹笠,身着袈裟的法輪信徒,靜坐門側,不發一語;國父紀念館是大陸客的熱門景點,旅遊團絡繹不絕。兩相對照,這樣的情景,前此無法想像。

     大陸作家莫言膺選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此前雖然知道其人以及他若干著作名稱,但從未過目,這次回台,乘機到圖書館借一本看看。建國南路上的台北市立圖書館,雖然蒐存莫言小說,但卻如館員查閱檔案後表示:自從他得獎後,其小說非常搶手,外借部份幾無館存,你可以到三樓閱覽部書架上查看,如找到你想看的,可在館內閱讀,但不外借。上樓到了閱覽室,在書架上確有不少莫著,長篇的一時看不出個所以然,就選了一本中、短篇,在某篇中看到這樣的句子:「 - - -  尋友不遇,又身無分文,只好厚顏到餐館討點殘羹剩飯,雖然不衛生,營養準豐富;入夜無處可以棲身,便到公園涼亭打尖,儘管冷風侵襲,但空氣必定新鮮 - - - - 」,夠了,見微知著,作者筆調盡在其中矣。

      2010上海世博會後,台灣展覽館由新竹市標得,將其拆解運回重建,用作觀光招徠。當年世博台灣館,被報導為科技精華展示,因之擇日往遊一觀究竞。從台北乘火車去新行,車行經過竹北後,便可看到世博館大樓,及至到站下車,竟看不到任何前往世博館的交通指南,火車站內也無詢問處所,站內設有「軍人服務台」,我趨前問道:「我是退伍軍人,可否請教一個問題? 」 服務台內的小兵見我有胆開口,便禮貌回應,並告訴我可以到旁邊的支線車站,搭乘開往竹東方向的小火車前往,我便照辦,好在持用的優遊卡,進站只要刷卡,毋須買票,上車以後,請教同車乘客,到世博館應在那一站下車,雖然得到答案,但答話者的表情有個「?」,當時不明就裏,下車後在站台也看到了世博館,但朝着目的地走,卻在高張的艷陽下走了十幾二十分鐘,原來在郊外空曠地區,看得見的目標不一定近在眼前,此所以在車上告訴我的那位先生,會感到疑惑,為什麽要乘火車,而不坐公車或搭計程直達世博! 進館買票後,要等待分批(展場空間有限,只能容納一定人數) ;趁空擋到處看看,其中大部份是展售特產或紀念品的店面,心中不覺納悶,何以不見介紹博物館資料? 等到進入電梯等候間,導遊開始解说,內容根本聽不清楚,一則擴音器音量開得大 (國內公共場所的通病) ,再則館內墻壁、地面、天花板全部是反射效果特佳的建材);進入展示場,觀眾全站在館內中部的天橋上,館體內壁上下左右俱為銀幕,所觀看的就是一部介紹台灣的立體紀錄片,其內容國人大部份耳熟能詳,唯一的特點,是立體影像會使人產生暈眩。出場時才得知,新竹市政府已經把世博館賣給私人企業了。

      在台期間,老友問我有否看過不久前上映的電影「鐵娘子」? 答:「没有」;在南非幾乎不看電影,別說影片沒有中文字幕,就有也跟不上去瞭解劇情;他力荐我去影視店租看。那天租片時,順便租了一部「女朋友、男朋友」的得獎國片,没想到兩部片子看過,竟没能充分瞭觧劇情! 倒是有天聽中廣流行網的陳文茜節目,她介紹了一部正在上映的「卡門」,趕去看了,劇情雖也是鬥牛,但與歌劇版迥異,而且是黑白片,儘管場面沒有五彩絢麗的鏡頭,但攝影技巧、故事內容都是有生看過的電影中,少見的佳作。

      這次回台,離開時還體驗了國人「不信邪」的心態:(儘管交通意外頻傳,酒駕、上車不繫安全帶、封鎖公共建築安全通道 - - - - ) ,從台北撘上往桃園機場的巴士,車子從建國北路一上高速道,駕駛就用手機與人通話,車上載有七八成乘客,沒一個吭聲,K.K.這個國外歸客,實在忍不住,就大聲向駕駛喊話,請他暫時停靠路側,等把要緊事向對方交代完了,再繼續開行,但駕駛毫無反應,前座有位女士,頻頻回頭看我,最後悄聲對我說:你再叫他停下打他的電話吧,我說我已表示過了,妳也可以表示一下呀,她說,你們男生講話比較有份量,我心想,一車的男女都不在乎,我何必一個人怕死! 這個駕駛除了經過泰山收費站暫時不通話,接着仍然一直通話到進入機場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