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18.jpg

萬華的進財切仔麵莽葛拾遺

     一九六O年代至一九八O年代,行政院新聞局的外賓大多會被安排到萬華的龍山寺與老松國民小學參觀,有些好奇的外賓還安排到華西街夜市走走,看人排隊吃蛇湯套餐。

     老松國小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小學,學生人數最多的時候達一萬多,現在只剩下七百多人。而龍山寺香火還是那麼鼎盛,華西街夜市則熱鬧不減當年,國外遊客有增無減。

     退休後,我平均一個月到萬華一次,多的時候,一個月有三次的紀錄;在那兒見見老朋友,喝喝酒,打打屁,說真的,我的老友們還蠻喜歡我的安排以及那兒的氣氛。

     我們通常約好早上十一時三十分在龍山寺前面的廣場見面,然後到龍山寺裡面,向眾神明行禮,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接近吃飯的時候,我們就去廣州街98號的「進財切仔麵」報到。

     「進財切仔麵」創立於1896年,是一家117年的老店,麵、飯、湯與各類小菜應有盡有,黑白切就有20幾種,物美價廉,兩三個人,吃到飽、喝啤酒喝到八分醉,一千元有找。最重要的是,老闆與伙計們都很客氣;我們通常要搞到其他客人都走了,才依依不捨地買單走人,他們送到門口,還笑咪咪地說:「擱來坐」。

      酒醉飯飽後,往回走,到廣州街152巷4號的百年老店「莽葛拾遺」喝咖啡,順便買幾本書。

     「莽葛」取諧音,就是萬華(艋舺)的舊名,也是平埔凱達格蘭族語「moungar」(獨木舟或獨木舟聚集之處)之音譯。「莽葛拾遺」賣的主要是舊書,中、英、日文的都有,其次是古董與陳年洋酒。我們通常是點杯熱咖啡,在店裡書架前邊喝邊找書,看到喜歡的就買下來,價錢還算合理。最近我陸續買了美國作家賽珍珠 (Pearl Buck) 的《大地》(The Good Earth)、英國偵探小說作家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的《底牌》(Cards On The Table)、德國作家歌德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少年維特的煩惱》(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s)以及明朝洪應明的《菜根譚》,真是所謂的「溫故而知新」,重讀後獲益不少。

     店裡酒架上有一瓶南非的KWV白蘭地,標價900元,看哪一天把它買下來, 與好友分享,邊喝酒邊賞店裡的書與古董,豈非人生一大樂事?

 

蘆葦與蒹葭

     賽珍珠的《大地》一書,男主角王龍是貧農子弟,女主角阿蘭十歲時就賣給大戶人家,二十歲時與王龍成婚。阿蘭長得不好看,但是身子結實硬朗,家事田事,樣樣皆行;為夫家打拼,吃苦耐勞,毫無怨言。她的第一個小孩出生時,由她自己接生,用蘆葦來割小孩的臍帶,不假手他人。

     小孩要生的那一天,阿蘭還到田裡幫忙割稻,直到實在不行方停止。書中對此有如下的描述:

     「時光漸漸兒到下午,傍晚,她割得愈加慢起來,他(王龍)不耐煩地看看她。於是她停住了,站起身來,她的鐮刀墬落了。她臉上有新的汗,新的苦痛的汗。她說:『時間已近,我要回屋裡去。你別進房來,等我叫你。只消給我一根新去皮的蘆草,劈一劈,我可以用這東西割斷臍帶。』 」阿蘭真不愧是舊中國的女性代表。

      蘆葦,古名蒹葭 (唸間加):初生曰葭,開花前為蘆,花後結實為葦。根據歷史記事,閔子騫 (孔子學生,二十四孝之一) 後母讓親生兒穿棉花絮襖,讓閔子騫穿不保暖的蘆花絮襖,田單火牛陣牛尾所繫的就是蘆葦。它的一般用途是:莖細者可編簾,稱葭簾;莖粗者可織席,稱葦席 ;朽莖可為柴薪,新葉可裹粽;枝葉可用來飼牛。《大地》一書裡提到,王龍賣一擔半蘆葦得了不少錢,交給阿蘭買綢料為頭生兒做長衫,這裡所說的蘆葦,應該是質地較好、莖細、可編簾的那種。      小時候,家裡與學校掃地的短掃把,都是用蘆葦後一節、包括白鬚鬚那部分做成的,現在那種掃把似已消失無踪。小時候,釣魚用的浮標是用莖細的乾蘆葦做的,長約15公分,相當好用。秋天在田野河邊,那一大片白茫茫的蘆葦,隨風搖擺,有如妙齡少女的舞姿,煞是優美;客家話的蘆葦唸做「娘婆」,風中的蘆葦像一姑娘,婆娑起舞,意境真好。      蘆葦很早就出現在中國古書上。<蒹葭>就是《詩經》中的上上乘之作,全文如下: 「蒹葭蒼蒼 (茂盛),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 (唸妻 / 茂盛),白露未晞 (唸希 / 蒸發、乾燥)。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水邊、岸邊)。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 (唸基 / 向上升),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唸遲 / 水中高地)。 蒹葭采采 (美好),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唸似 / 水邊、岸邊)。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 (迂迴曲折)。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水中沙灘) 。」      詩中的「伊人」,可以指異性的情人,也可以指同性的朋友;可以指賢臣,也可以指明主。詩意想要表示的是:美好的東西,往往可望而不可及。

橡樹與蘆葦

    以《拉封丹寓言》留名後世的法國詩人尚·德·拉封丹 (Jean de La Fontaine) 有一「橡樹與蘆葦」(The Oak and the Reed)的寓言詩,英文與中譯文如下:

The oak one day says to the reed:
  —You have a good right to blame the nature of things:
  A wren for you is a heavy thing to bear.
  The slightest wind which is likely
  To wrinkle the face of the water
  Compels you to bow your head—
  While my brow, like Mount Caucasus,
  Not satisfied with catching the rays of the sun,
  Resists the effort of the tempest.
  All for you is north wind, all seems to me soft breeze.
  Still, if you had been born in the protection of the foliage
  The surrounding of which I cover,
  I would defend you from the storm.
  But you come to be most often
  On the wet edges of the kingdoms of the wind.
  Nature seems to me quite unjust to you.
  —Your compassion, answered the shrub,
  Arises from a kind nature; but leave off this care.
  The winds are less fearful to me than to you.
  I bend and do not break. You have until now
  Against their frightening blows
  Stood up without bending your back;
  But look out for what can be. —As the reed said these words,
  From the edge of the horizon furiously comes to them
  The most terrible of the progeny
  Which the North has till then contained within it.
  The tree holds up well; the reed bends.
  The wind doubles its trying;
  And does so well that it uproots
  That, the head of which was neighbor to the sky,
  And the feet of which touched the empire of the dead.

一天,橡樹對蘆葦說:
「你很有理由指責自然的過錯;
一隻鷦鷯對你而言是重擔;
一陣微風偶爾掠過,
吹皺了那一片湖面,
迫使你把腦袋垂低;
然而我的頭顱好像高加索山,
不但可以阻擋住太陽的光線,
又能對抗風暴威力。
一切對你是狂飆,對我是和風。
如果你生來是在樹葉的保護之下,
我覆蓋所及的周圍地區,
我會為你抵禦風雨。
是你通常卻生長在狂風王國的潮濕邊緣上。
我覺得大自然對你真不公平。」
蘆葦於是回答他說:「你的同情,
出自誠心好意;但別為我擔心 。
狂風對我不像對你那麼可怕,
我彎曲但沒有折斷,至今你還能抵擋住狂風吹打,
你的腰並沒有彎低;
但是且看結局。」在他說話之際,北風在她懷抱裡所產生的
最可怕凶暴的孩子,
從那天邊瘋狂地往這裡奔騰。
蘆葦彎曲;橡樹挺直。
風將她的威力加劇,
越刮越猛,終於將
那頭部高聳,與雲天並肩為鄰,
腳踩黃泉的橡樹連根拔去。   

     過於堅硬挺拔,不一定永垂不朽;鞠躬彎腰是一種智慧,也是存活之道。寓言中所提的wren/鷦鷯 (唸焦遼),體長約7到9公分,體型渾圓短小,全身大致為土黃至暗栗褐色,嘴尖細呈暗褐色,翼羽與尾羽很短,尾羽經常往上翹,應該就是客家話講的「禾比仔」,喜歡在蘆葦上跳來跳去,找小蟲吃。小時候顽皮,想用彈弓或氣槍打牠,一隻也打不著,只聽到牠啾啾地向你說再見。  (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2013/12/11完稿)

                       

進財切仔麵

圖片來源網站:  已經過了中午吃飯的時間,人應該不多吧 blog.xuite.net

 

 

莽葛拾遺

圖片來源網站:  moungar獨木舟或獨木舟聚集之處     bome88.pixnet.net

 

 

蘆葦/蒹葭      圖片來源網站: hi.baidu.com

(偶而不經意的一陣風吹來許許多多花絮迎風而起交織在一起 匯成一場蘆葦的盛宴)

 

 

鷦鷯 (wren)

圖片來源網站: 聽到鷦鷯婉轉的叫聲,四處看看牠的蹤跡,原來站在箭竹上blog.xuit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