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02.jpg

不要為我哭泣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別站在我墓前哭泣.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我不在那兒;我沒有沈睡.

I am in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我在千陣拂面的清風裡;

 

I am the softly falling snow;            我是輕輕飄落的雪花;

I am the gentle showers of rain;          也是溫柔的陣雨;

I am the fields of ripening grain.         我是金黃色的稻田.

I am in the morning hush,               我是在破曉的寧靜中,

I am in the graceful hush of             靜悄悄地

Beautiful birds in circling flight.         飛翔盤旋的美麗鳥兒.

I am the star-shine of the night.          我是夜晚的星光.

I am in the flowers that bloom;           我在盛開的花朵裡;

I am in a quiet room;                   我在安靜的房間裡;

I am in the birds that sing;               我與唱歌的鳥兒在一起;

I am in each lovely thing.                我與美好的事物形影不離.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別站在我墓前哭泣.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die.              我不在那兒;我沒離開人世.

Please carry on and enjoy your life.        請大家活在當下享受人生.

I do not leave you;                     我沒有離開你們;

We are still together as one.              我們還是在一起.

上面一首詩的前16行,據較翔實的記載,是在1932年,住在美國馬利蘭州巴爾地摩市、名為Mary Elizabeth Frye (1905-2004) 的主婦,為了同居友人 Margaret Schwarzkopf 的母親過世所寫的。該詩當初沒標題,一般人就以第一句「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來命名。

據說在1995年,英國一年輕人在愛爾蘭共和軍襲擊下喪生,臨死前把一封信交給父母,請他們在他離世後打開,信內就是這首詩,經過媒體報導後,獲得廣泛的迴響。之後,在美國性感女星瑪麗蓮夢露 (Marylyn Monroe) 過世35週年追悼會上,有人朗誦此詩。到了2001年,美國的911恐怖攻擊事件後,在一追悼儀式上,1個 11歲的女孩朗讀此詩,以追思在事件中喪生的父親,使此詩再次成為話題。

1996年,紐西蘭的音樂家Wilbur Skeels將那首詩譜成一首歌;2004年,英國人Robert Prizeman把那首詩譜成樂曲,由他所領導的「自由」(Libera) 男生合唱團首次演唱。2003年,日本作曲家兼歌手新井滿 (Man Arai),把此詩譯為日文版本,取詩中第三行「I am in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的意思,把詩命名為《化為千縷清風》,再譜上歌曲及唱出。2006年除夕,日本NHK廣播電台舉辦的第57屆「紅白歌合戰」中,一位不太有名的男高音秋川雅史 (Akikawa Masafumi) 演唱《化為千縷清風》之後,該曲與歌手馬上聲名大噪。該單曲唱片在2006年 5月發行之初,銷售狀況不佳,但到2007年 2月,累計銷售量達 62萬張。

 這首詩是逝者要悼念他的人不要傷心,因為他已化成清風、白雪、柔雨、陽光、快樂的小鳥、星光與花朵;所有美好的事物與情景都與他同在,你只要去享受人生,他就與你相隨。不少人說,這首詩與歌柔和感人,可用以撫慰悲慟中人,引導他早日脫離愁雲慘霧,再次獲得生活勇氣。「請大家活在當下享受人生」一句與其下兩句,是我加上去的,當與原作者的用意相符。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一定過程,哀傷難免;心愛的人意外死亡,則是錐心之痛,要擺脫思念,鼓起勇氣活下去,加倍困難。我希望Frye的詩,能多多少少產生撫慰的作用。

我百年之時,如有儀式,希望至親好友朗誦這首詩,對我將是一大安慰,也希望能多少安撫愛我的人之傷痛。我小時候許多美好的記憶來自新竹縣山明水秀的峨眉鄉,能化為「千縷清風」,常到峨眉湖翱翔,不亦快哉。(04/22/2010 完稿)

 

後記:秋川雅史 (Akikawa Masafumi) 的《化為千縷清風》單曲唱片,在台灣尚未授權發售,但日本盲眼歌手新垣勉的專輯裡有此首曲子,惟不如秋川雅史所唱的動聽感人。紐西蘭女歌手 Hayley Westenra的專輯《Hayley sings Japanese songs》(海莉唱日本歌曲)中,亦納入此曲,她以英語唱出,聲音之優美,「繞樑三日,不絕於耳」。(10/31/2013)

 

千縷清風          圖片來源網站 gone with the wind gogogothewind.blogspot.com

 

 

峨眉湖              圖片來源網站  新竹縣峨眉鄉公所全球資訊網 hcomt.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