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23.jpg

小時候完撲克牌,從排火車、玩大吃小,以及拱豬等,在記憶裡保存了一些美好時光。玩橋牌,是大學一年級開始的。1973年到GIO,有幾個同好,中午時間玩一玩,週末也偶而湊在一起。1976年到洛杉磯,因緣際會,名師指導,學會了玩五張,也就是所謂的「梭哈」 (Show- hand poker)。其實,梭哈譯得不正確,較正確中譯應該是「秀狠」,原因是此玩意兒要贏,光靠運氣不行,膽大心狠才是勝算的關鍵。

 

在洛杉磯那幾年住公寓,我的「秀狠」老師住在附近,另一位牌友也住不遠;週末沒重要公務時,我們三對夫婦就上桌玩五張。通常四個小時下來,輸贏不超過100美元,贏的就做東,三家一起到Sizzler吃牛排。那段期間,除了與他們兩對夫婦來五張之外,記得只有一次出外應戰。那是週六,帥哥Eddy Zao來電話,說有來自聖地牙哥的王姓朋友,想要玩玩,無論如何要我參加。我硬了頭皮上場,結果那天我是大贏家,他那位朋友輸得精光,回家的盤纏還是我送的。我的老師後來到喬治城大學進修,我當GIO北美科科長,有次陪同長官到華府公幹,他到旅館看我,兩人窮極無聊,就在旅館玩起五張來,算是回憶,過過乾癮。

有位GIO長官,對Show-hand poker很在行,聽說他每年過舊曆年都會與外籍駐台記者在牌桌上見面,每次都殺得老外片甲不留。大概在1978年,他帶領一位同仁到中南美洲參加會議,回程經過洛杉磯住了一晚。我有幸與幾位應邀上桌與此位長官較量,他果然名不虛傳,牌桌上面無表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動作乾淨俐落,唬得別人一愣一愣的。不用說,當晚他是贏家。

 1985年從南非調回台北,住在GIO北投宿舍,之後陸續有年紀差不多的同仁搬進來,想也想不到,與他們談起五張,個個相當興奮,都說週末可會一會,比個高下。但是說了不少次,就是沒人願意發難,個個蹲在家,等著別人打電話。最後由一位勇氣十足、英文名為強尼桑德的起義,才有個開始。那次以後,週末在宿舍玩五張的機會就多了。有位同事,輸的機會較多,時常請求發薪時再還清,大家玩玩,也不計較。

說實在,我很感謝這位老師。他長得蠻帥氣,不但聰明且豪邁又念舊,能夠交到這種朋友,還是同事,算是我的福氣。梭哈是一種賭博遊戲,也是膽識與見識的一種體驗。英文的bluff,意思是「以假象欺騙」、「愚弄」及「嚇唬」等,玩梭哈就要bluff;爾虞我詐,裝腔作勢,唉聲嘆氣,臉紅脖子粗,人生百態就在其中也。

身為國際新聞工作人員,樣樣都要學一點,什麼都要懂一點,談起話來你才能插上嘴,別人才會對你有點敬意。麻將亦然,不是嗎?我會打麻將,也是這位老師教的。我要再次感謝這位良師益友,沒有他,我的人生將會相當乏味。上次與老師見面時,他說已不打麻將,梭哈更不用說。最近聽說他不再喝酒,菸也戒了,體重增加五公斤。他有其他嗜好嗎?對了,他喜歡唱歌,有朝一日我要他教我唱那首《To Sir, With Love》。(08/25/2009完稿)

 

                       

When to Show Your Hand         圖片來源網站:voices.yahoo.com  

 

 

Mahjong: A Chinese Obsession 圖片來源網站: blog.chinesehour.com

  

To Sir, With Love   圖片來源網站 : tupian.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