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22.jpg

一秀才數盡,去見閻王,閻王偶放一屁,秀才即獻屁頌一篇曰:「高竦金臀,宏宣寶氣,依稀乎絲竹之音,彷彿乎麝蘭之味,臣立下風,不勝馨香之至。」閻王大喜,增壽十年,即將放回陽間。十年限滿,再見閻王。這秀才志氣舒展,望森羅殿搖擺直上,閻王問何人,小鬼說道:「是那做屁文章的秀才。」

 

    有天晚上,漢武帝夢到父王與母后在敦倫,心中感覺不太自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際,突然母后放了一個響屁,把他驚醒了。第二天上朝時,漢武帝把前晚的夢,向齊列的文武百官述說一遍,要他們解夢,解得好的有賞。有位急於表現的文官馬上說道:「啟稟皇上,此乃天地交泰,春雷初響,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之兆也。」漢武帝聽了大悅,賞銀一百兩。正對面的一位武官,此時青筋暴露,看來非常不爽。漢武帝瞄到了,對那位武官說:「卿有話直說無妨,說錯不罰。」那位武官還是不說。經漢武帝再三相勸後,才慢慢地說道:「啟稟皇上,此夢易解:此乃肏你媽的屄,放你媽的屁也。」結果是:文官的一百兩收回,那位武官獲賞銀五百兩。

    明代進士謝縉為一世奇才。有一天,他陪喜歡釣魚的皇帝朱元璋在御花園池邊釣魚,謝縉運氣好,魚兒連連上鉤,明太祖卻一無所獲,因面帶怒色。謝縉瞄到龍顏不悅,急忙恭敬地說:「皇上,別看魚兒小,也是懂得禮節的。」朱元璋疑惑地問:「何以見得?」謝縉從容地回答:「有詩為證。」隨即吟詩一首:

          數尺絲綸落水中,金鉤拋去永無踪。

          凡魚不敢朝天子,萬歲君王只釣龍。

    明太祖一聽,馬上轉怒為喜。謝進士的馬屁拍得實在到位。可惜他鋒芒太露,其後不得善終。

下面一則笑話是多年前台北某知名立法委員說的。有天,總統擺一桌,請要員吃晚飯。第二道菜上來後,總統放了一個響屁,場面有點尷尬,坐在右手邊的某高官立即站起來說:「對不起,我白天吃了不少地瓜,剛才那個屁是我放的。」他坐下後,總統以關愛的眼神看他三秒鐘。第四道菜上來後,總統又放了一個屁,坐在他左手邊的官員馬上站起來說:「不好意思,我今天也吃了不少地瓜,剛才那個屁是我放的。」總統又以關愛的眼神看那位官員三秒鐘。此時氣氛有點緊張。第七道菜上來後,總統又放了一個響屁,還沒放完,其他在座都跳了起來,一位最年長的搶著說:「你們都給我坐下,剛剛那個屁是我放的,以後的屁我都包了。」  

     下面一則是網路笑話。經理帶課長到一家大公司談生意,生意沒談成,還被對方羞辱一頓,心情惡劣至極。在擠滿人的電梯間裡,經理放了個大臭屁,他人個個掩鼻怒視。經理面紅耳赤,對那位課長說:「剛才那個屁是你放的嗎?」課長說:「報告經理,不是我放的,是你放的。」回到公司後,不到一個小時,那位課長就被降級。他找經理理論,經理氣還沒消,大罵道:「你連放屁的責任都不敢承擔,還能扛其他重責大任嗎?」

     GIO的風氣原來還不錯,1996年以後有了變化,時常聽到奇怪的事情。一位駐外的主管,知道某位「吃」相極為難看的長官喜歡打小白球,特別買了一枝一號名牌木桿送上。打球的人知道,名牌木桿奇貴,要好幾萬台幣。另有一位同事,相當有能耐;幫長官安排牌局,備點心還煮稀飯,送到長官下塌旅館。這種部屬,誰不喜歡?

外館合署辦公的某單位負責人奉調回國升官,他的下屬很用心,惜別宴、道別拜會、機場貴賓室送別等等場景,都錄成DVD送此位長官,我們都稱讚他,說他很有感情,設想周到。後來聽說,他想升官想瘋了,那位主管是他唯一的希望。此位仁兄,在館裡的許多作為頗值爭議,如果真如其所願,很多人會破口大罵。

除了少數例外,台灣大使館的大使、駐外代表處的代表、以及駐外辦事處的處長等,都是外交部的人。派在這些外館合署辦公的其他各單位(經濟部、行政院新聞局、國防部、法務部、僑務委員會、教育部、以及國家安全局等)的負責人,為了業務推展順利,避免穿小鞋子,對大使、代表、處長等有理沒理的要求,大多百依百順;有的單位負責人,還盡其所能巴結上司,其程度令人不齒。

快四十年的公務員生涯,我沒有刻意巴結長官,頂多是講一些如「長官英明」、「長官思慮周密」、「你的希望對我而言是命令」(Your wish is my command)等屁話。(08/26/2009完稿)

Is bootlicking a good career strategy?

圖片來源網站:  interaksy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