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06.jpg

六十年前的七月十日,三民書局正式成立,迄今已經歷一甲子的歲月。在此期間發行上萬種優質圖書、展覽圖書數十萬冊、網路書店更無遠弗屆,影響華文世界至深且鉅,該書局負責人爰於民國一○二年七月十日舉辦感恩及慶祝創立六十週年活動,各界貴賓、曾在該書局發行出版品的作者及該局員工代表等共約兩百餘人齊聚於臺北市復興店十一樓大禮堂誠悃感念與祝願,滿場盡歡,當日吳副總統發言也絕無部分媒體所稱出醜情事。


按三民書局於四十年代發行《最新綜合六法全書》等法政大學用書;五十年代仿歐美袖珍開本的「三民文庫」;六十年代的「中國古典名著」,「古籍今注新譯」及「科學技術」等叢書;七十年代的《大辭典》及「世界哲學家」叢書;八十年代的《皇冠英漢辭典》,「佛道教」、「中國現代史」、「兒童文學」、「日本學」及「國學」等叢書;九十年代完成三百號(種)「三民叢刊」,「文明」及「世界通史」等叢書;百年續輯「法學啟蒙」叢書。三民各年代出書質量均浩繁,上項僅舉犖犖大者。 筆者花四分之一世紀精研中西文參考資料,深諳美國發行百科全書、字典、索引、傳記等權威公司如Macmillan及H.W. Wilson,在臺灣舉其巨擘者則有三民等書局,足資民營的典範。細觀劉發行人振強成功之道,計有四項:

第一、尊重作者(出書作家二百餘人)及編者(該書局員工數十人執筆)言論自由,忠實扮演「校園的眼睛」:常蒐集老師們研究議題供編者印製多元的出版品。

第二、毅力與遠見:例如,發行八種中文辭典、十三種西文辭典,其中《大辭典》,斥資上億、費時十四年,詞條逾十二萬,係臺灣第一部由民間自編的百科型中文辭典。

第三、勇於角逐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及參加國際書展,隨時取法他山之石並與時精進:例如每年接受評鑑而得獎;又如民國六十六年八月,筆者在新聞局出版處服務並奉派隨團出席「新加坡第九屆國際書展」,目睹劉發行人熱心送展而且慨捐圖書予新加坡學術機構,其鼎力宣揚文化(例如,書展時,突然接到公司「要事速回」的急電,劉發行人回電:「三民再重要,也沒有國際文化交流重要」,仍賡續留在海外打拚),頗著績效,當時宋局長楚瑜還備函嘉勉;自七十年代迄今,每書著錄國際標準書號(ISBN);自六十年代迄今,正確使用「目次」(在書刊正文前,載明章節名稱及頁碼),延至今天,仍有官民出版品誤用「目錄」,雖經筆者六年屢次建議,客家委員會黃主委玉振仍故步自封不改正。

第四、正派經營:出版全家老小三代共賞的佳作,彷彿美國紐約時報刊頭所揭示新聞正確性之崇高理想“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一樣。要言之,劉發行人若非奉行座右銘「蓋出版品,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不為功。 展望未來,劉發行人須儘早培植接班人,因他已臻耋齡;今後宜優先發行客家作品,因三民書局六十年來不曾發行台灣第二大族群的語文、宗教、民俗、藝文等出版物,殊屬可惜。

今年七月十一日,部分日報及網路報導略以吳副總統致詞「凸槌」稱該書局與三民主義有關聯,案經退休外交官陸以正上台加以「更正」。適筆者在現場已先後聆聽前監察院長錢復、吳副總統致詞,他倆均熟諳該書局係由劉振強等三個平民創辦,吳副總統續稱該書局發行出版品係以鼓舞人心,熱愛民族;鼓吹民主法治的民權理想;並致力文經、科藝理念,以富裕民生為職志。陸大使隨後致詞略以「前面致詞的人好像沒搞清楚…,該書局跟三民主義一點關係都沒有。」綜上觀之,吳副總統言之有據,陸大使如糾正部分民眾誤解,而不直指「前面致詞的人好像沒搞清楚」似可避免凸槌事件,其實他倆熟稔該書局對國家貢獻極大,同時媒體也不宜為瑕不掩瑜之瑣細加以宣染。另陸大使也勿庸對「三民主義」如此敏感,我國憲法首條不是開宗明義揭櫫「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嗎?我國的各種建設豈莫非宣示「以三民主義為其最高指導原則」嗎?當天吳副總統致詞已有分際,而且致詞前,特趨前、彎腰向陸大使行禮致意,倘我為資深外交官,依照國際禮儀,必定不會直接對副總統即席「更正」。
(客家雜誌於2013年8月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