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璀璨的機關,被迫裁撤打散,留下無盡的懷念與婉惜...

array
 

開門喔!GIO!

本網站恕僅開放曾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的員工註冊為會員。 註冊前請詳閱【註冊會員須知】 並請記得在註冊會員時,於「關於我」欄位註明曾服務的單位及年份,俾便審核會員資格。

雪泥鴻爪

m - 01.jpg
    民國七十九年七月廿五日,我在國內處擔任副處長已經一年半。當天上午局長室來電,邵玉銘局長有召。我急忙步入局長室,見局長在座位剪指甲。他說,請坐。然後一語不發,繼續修剪。不久剪罷,他左手拿起字紙簍,豎起右掌,將掉落在玻璃墊上的指甲屑撥掃入簍。
    他收起指甲剪說,局裡即將 有兩個處長缺,一個副處長缺,就是視聽處長、綜計處長、廣電處副處長,你自己挑。如果你要挑處長,你自己決定哪一個處。但是說實話,我希望你挑廣電處副處長,歷練一年多以後,遲處長退休,再接替處長。
    我第一次遇見讓我自己挑職位的長官。我說我不想當處長,責任太重,而且我對廣電處的業務完全陌生,幫不上忙,不如留在國內處,可以幫局長作很多事。
    兩人談話沒有交集,於是辭出局長室,邵局長也不再提起。
    一晃三個月,十月卅日。廣電處遲琛處長對我表示,希望我去當他的副手。遲處長與我不曾往來,彼此相識而已。但是他的內弟劉景明兄不但是我政工幹校的同班同學,而且在寢室是榻榻米挨在一起,鄰席而臥的革命夥伴。遲處長一開口,我就為難了。我怕他找景明兄向我施壓。
 
    兩天以後,十一月一日下班前,我電告遲處長願意追隨,他連連稱謝,十三日下班,我步出國內處要上洗手間,正好遇見局長下樓,兩人佇停在新聞中心門外。局長說,你還是去吧!我說,已經答應遲處長了。他立即走進國內處,拿起丘秀芷顧問桌上的電話,按了號碼,對著話筒說,正豪兄,榮昌兄已經答應了,趕快發布。局長是打給廖正豪副局長。
    廿一日收到調職人令,隨即拿了放在座椅後面書架上的新聞法規彙編,開始認真研讀。我在國內處多年,從未涉及與廣電處有關的法規,最多是發布有關廣電業務的新聞稿而已。現在發現除了廣電法、廣電法施行細則以外,還有廿二種相關的行政命令和規範,甚至其他部會主管的相關法規,每天閱讀,但似懂非懂。(後來當了處長,所訂的法規更多了。)
    十二月一日上午到廣電處副處長室上班,如同置身於另一個陌生的世界。原副處長王壽來兄調國際處副處長,他出身國際處,調回去一切駕輕就熟,兩人心情完全不同。接替我的位子的是許秋煌兄。
    才到廣電處九個月,八十年九月五日,邵局長對我說,你年底接處長,現在應先物色副處長人選。我默然無語。十七日晚上十一時九分,正要睡覺,天下雜誌林意玲來電,邵局長辭職。隨即打開電視,不久台視和中視夜間新聞都報導此項消息,第二天各報均有新聞。廿日上午,邵局長和胡志強局長交接,由政務委員高銘輝監交。
    十二月四日距一個多月遲處長將退休。人事室主任賴民雄轉達胡局長要我擔任處長。我請他向局長婉謝。我對賴主任說,我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
    十三日下午五時四十分,局長室通知局長有召。我以為是勸我接替處長之職,進了局長室,胡局長說行政院已核定我的新職,並表示會全力支持我的工作。第二天接到人令,十六日生效。人事室的作業我完全蒙在鼓裡。
   
    X    X    X
 
    銘傳管理學院為爭取升格為大學,舉辦多項活動,八十二年三月廿一日下午,在該校辦理「無線電視頻道開放座談會」,邀請兩位學者、立法委員張俊宏和我一共四人與談,由該校大傳系主任楊志弘主持,參加聽講者多係該校師生。
    先是兩位學者發言立委張俊宏多月前八十一年十二月十日,他私設FM90.1兆赫的廣播電台,於上午十時及下午五時違法播出他參選立委的政見。翌日上午測出電台天線架設在和平東路一段某大廈的水塔上,廣電處同仁前往拆除。下午,他到廣二科要求申設電台,由李大塊科長接受申請書。當時尚未開放申設,所以他只是表態而已。申請書無法處理,存查了事。
    八十二手三月三日,張俊宏已是立法委員,被查獲非法設立「民主電視台」。
    由於上述兩項分別違法設立電視台查獲所以銘傳無線電視頻道開放座談會有話要說前幾天他到蔣公陵寢晚上蔣介石政府廣播電視頻道分配非常不合新聞局取締私設電台不對應該繼續播出
    張俊宏發言之後輪到委員離開晚上蔣公托夢蔣公私設電台違法新聞局嚴格取締說完引來一陣大笑
    自立早報報導我們各自表述無稽神話。我在B區二樓遇見總務室田雲龍兄,他說看到報紙了,並且對我豎起大拇指。
    X    X    X
    各界要求開放廣播電台無線電視台呼聲越來越這個廣電處一直是依據多年前說帖,對外堅稱廣播用的頻率已滿,沒有多餘的頻率可供開放。有一天,交通部電信總局告知,其實還有部分廣播用的頻率沒有使用。然後,國防部、交通部及本局密集研商開放調頻電台,並且積極協調中廣公司拿出現已使用的部分頻率和復興電台的頻率一併開放。我個人走訪中廣和中央黨部多次,表示本局的立場和作法。
    經過機關多次研商終於在八十二年一月三十日,由交通部長和本局胡局長共同主持「開放調頻電台申設」記者會,宣布開放三十三個中功率電台,其中五個保留給教育部的教育電台,供作日後設立分台之用。
    面對廣播史上未曾的集體申設電台,廣二科在科長李大塊兄的領導下,兢兢業業,臨淵履薄,既無前例可循,又具高度政治性,稍有疏失則百口莫辯。所以,不斷與主管頻譜的交通部密集研商,一切按細密的計畫進行,不容絲毫差錯。
    先是學者專家討論如何申請如何組成審議委員會如何進行審議和評分標準。二月八日,在新聞中心舉行申設電台填表說明會,(說是填表,其實就是寫企劃書)由我主持,向在場的一三七位領表人逐項說明,讓他們了解如何填寫。後來我才知道,在場有許多人是槍手,因為許多有意申請者,根本不會寫企劃書,(我自己也不會)請來一些現職或曾經在電台節目部門或工程部門的工程人員參加,有些根本是電信工程公司的人員。(他們才會寫電波發射設計)
    說明會不認識女性領表發言聽說新聞局內定給某些申請者了。這話觸怒了我,這是胡說!要求她說出消息來源,否則對新聞局是污衊,如果不便現在說,可以在會後私下告訴我。我並指出,連審議委員都未聘請,何來內定之說?何況審議委員是學者專家和社會公正人士擔任,絕對不會接受政府或民代的任何壓力,新聞局也不敢向審議委員關說。
    忙於回答其他領表提出問題這位女士悄悄離開說明會結束想起找她,已不見蹤影。
    經過審慎而公正的審議,公布審議結果,有同仁告訴我,這位女士所申請的電台獲選。
    X    X    X
    電視廣告製作人一則廣告影帶廣三申請證明有了本局發給這張證明可以在電視台播出承辦人忘了是誰恐廣告內容有問題違反廣電之虞,於是簽請邀學者專家討論,結論是必須修改部分內容,乃退回申請,要求修改。這種類似案件多如牛毛,一般來說,都是修改後發給證明。
    過了幾天立法委員廖福本助理來電委員研究室什麼事助理告知電視廣告之事。我偕同承辦人赴立法院,走進廖委員的研究室,看見除了廖委員以外,另有一人。
   委員資格可以立法委員副院長甚至院長接著指著你們申請廣告證明這個廣告沒有問題應該趕快發給說明廣告審查經過然後內容有些問題必須修改否則同業檢舉新聞局失職了沒有人檢舉看看沒有回話彼此僵持一陣好了發給他吧!你回去吧!
    承辦人離開研究室承辦人依法辦理以後委員其實廣告無從修改必須重拍廣電處沒有發給證明廣告也沒有重拍,帶子也沒有播出。
    X    X    X
八十二年四月十四日中廣公司有一個張小燕主持廣播節目名稱燕時間大塊告訴我同業檢舉節目播出一則沒有建築執照預售房屋廣告經查屬應該受罰廣電規定電台一次違規應予警告罰鍰這次應該罰鍰依法辦理那時常有建商預售屋房屋廣告收取訂金期款之後溜之大吉造成購屋者損失所以要求預售房屋廣告應附建築執照字號始得播出
    十九日,立法委員郭廷才來電,詢問這則廣告要如何處理?小事情,不必太計較。我佯稱還不知此事,我要查查。接著,對他說明廣電法的規定。我說,不知道中廣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違規,希望是第一次,警告就可以了。
    委員大聲咆哮:廣電法不會有這樣的規定,你不要拿廣電法壓我。我想此人不可理喻,講完電話,走到第二科要大塊兄立即簽處。
    委員並不是中廣說項,而是為這則廣告的製作人,因為電台受罰通常是將罰單交給廣告製作人埋單。後來,郭委員沒再找我。
    二十日,我寫了一份簽呈,內容除了詳述本案經過以外,還說近年來民意高張,日後難免不再有類似情形,對本局與國會關係之促進必有妨害,懇請准調參事。
    翌日局長退回簽呈中立副局長簽呈上擬:顏處長奉公守法、忍辱負重,雖因所司業務屢受委員責難,仍能勉力以赴,擬請鈞長予以慰勉。胡局長批示:榮昌兄,本人對兄至為尊重與感激,且仰仗良深。兄受不平,弟亦感同身受,或竟甚之。惟在此廣電業務關鍵時刻,祈兄以國為重,再賜助力。
    局長批示就不能堅持了。
    七月二十七日,吳中立副局長對我說,局長已另覓接替我的人選,但不順利,那人不願接。我未問是誰。三十日上午局長對我說,最遲九月一日調綜計處長,但是下午又召見我,說十二月前調職。
    九月一日下午,局長召見,說我調綜計處長,但是他明天出國,等他回國正式調動。他回國後,二十九日對我說,調綜計處長,十月一日生效。但到十三日我才收到人令,十六日生效。我想局長將日期一再更改的原因,應是我要接的人或是要接我的人一直未能確定之故。
    十四日下午,我約接任人,來自立法院的羅傳賢兄在青島東路一家咖啡廳見面,對他細述廣電處目前的工作,事無鉅細,並準備書面資料,一一逐項說明。
十五日晚上廣電處同仁立法院餐廳歡送局長副局長蒞臨十六日新任處長中午十二時三十分上班
後來才知道處長學弟弟弟
    X    X    X
廣電處業務除了繁雜政治性那時尚無正式依法設立有線電視只有暫時納入管理四台,據業者和記者告知,與經營第四台或經營節目供應有關的立法委員有三十餘人,各有糾纏不休的利益關係,此種利益包括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廣電處每天都謹慎從事,疲於奔命。
立法院每次會期總質詢局長教育委員會工作報告之前本局都要各處收集一些重要業務問答題庫以備局長答詢參考經過篩選廣電處提出問題始終全局題庫百分之八十以上。立法委員實際質詢內容更是幾乎百分之百屬於廣電業務。我十分佩服我擔任廣電處長期間的邵局長和胡局長,每次對立委的質詢,不論再繁雜、再敏感都能從容不迫深入的回答。
廣電處同仁公務員依法辦事任何人都沒有辦法依法辦事任何人都有辦法但是依法辦事不是一味固執發現時空環境變遷確有改革之處應簽辦。
四科同仁你們出去執行取締任務干擾一定要說是處長指示其實根本不知這些廣電處霹靂小組要到何處執行何種任務他們出發前不必報告從未要求看到他們回局之後書面報告
看到出勤報告,他們在南投取締一家違法的第四台,但未查到機房,只好剪除沿途的纜線。工作結束揹著纜線走到停車位置,發現貨車輪胎被刺破了,花了一萬餘元換修,再查是立委彭百顯的人所為。此份報告上呈胡局長,他批示,將修車發票拿給他,後來他向彭委員要回修車費。胡局長是支持廣電處的。
廣電處同仁法規不合時宜修法遙遙無期所以立委、輿論業者的羞辱唯有忍辱從事我們今天工作有許多是在處理留下問題之所以離開廣電處固然是缺乏威武不能屈勇氣但是憤於強權長官為難大概也是唯一選擇
每天早上七點以前就辦公室例外總計廣電處月差 十天,留下許多和同仁們同甘共苦的回憶。
無意標榜自己多麼英勇只是時間裏特殊值得一記。
102年6月5日完稿)



顏副局長於2013年5月參加新聞局同仁餐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