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婚事 鄒元孝

  • 列印

兒子志明自紐約水牛城念完碩士回台後不久,靠自己的實力,進入台北一家蠻有名氣的工程顧問公司。我那時還在以色列,用電話恭喜他。

過了一個多月,也就是2003年4月,我任期屆滿回台北,志明告訴我,他在水牛城交了一個女朋友,要介紹我們全家認識認識。內人早我兩個月回台北,先透露些訊息,說那位女友名叫今郁,板橋人,父親從事五金生意。見面安排在台北東區的一家泰國自助餐廳,我與內人及女兒坐下不到5分鐘,兒子與今郁也到了。她個子高高,面容姣好,予人第一印像相當不錯。席間看她談吐、舉止,屬大家閨秀,兒子有眼光。回家的路上,內人告訴我,今郁快30了,我說如果倆人真的喜歡,也不要再拖了。

 

那年5月,今郁進入英國路透社台灣分公司,當市場拓展主任,推銷商情資訊,異常忙碌。志明在工地監工,也少有時間回家與我們一起吃晚餐,偶而回家洗個澡,或匆匆扒幾口飯,就上工去了,我與內人沒有機會與他詳談結婚的事。七、八月間,今郁來我們家吃了兩次飯,還幫忙洗盤碗,內人喜歡,我也覺得這女孩相當不錯。之後,內人一直跟我說,兒子也31了,該結婚了,說不定女方已經在催了。我說,問問兒子吧。結果好像是,他不急,女方父母親也沒催。事情就這樣擱了下來。

11月,女兒月如與女婿正雄從美國德州回台,由男方在板橋補辦囍宴,今郁也參加,坐在女方親友席,大家對她印象很好。大概是在親友的敦促與鼓勵下,志明開始對自己的婚事表現出比較積極的態度,終於說要安排我們與未來的親家見面。12月初,兩家在喜來登飯店二樓翠園喝茶,今郁的父母、她的妹妹與弟弟、以及她的姑姑都到了。我們點套餐,今郁的媽媽吃素,特別叫了一份素餐。席間話題自然以志明與今郁為主,氣氛不錯,大家吃得蠻愉快,鄒陳兩府達成早日聯姻的共識,但還是要有一個媒人到陳家提親,以完備手續。

弟媳婦邱日蘭,落落大方,說話圓融,年前退休後,當了兩次媒人,經驗豐富,請她當媒人最好不過。內人一個電話請託,她就滿口答應;她還說,做媒有一就有三,也就是好事成三,才算功德圓滿。12月中的一個週末早上,她從新竹搭火車到板橋,我與內人及兒子在那兒接她,一同驅車前往離板橋站不遠的陳家提親。

陳家住在板橋高級的社區公寓,我們大約在10時抵達,接待我們的除了陳家的成員外,今郁的阿公與姑姑也在座。客廳很寬敞,擺設優雅,陽台的視野甚佳。我喝了一口茶及吃了幾片水果後,就移往陽台那兒坐,與未來的親家公聊天。親家公很健談,對台灣的政治有獨到的見解,令我佩服,有些觀點與我不謀而合,因而談得蠻投機,時間也過得很快。其間,我多次往客廳裡望,見媒人有說有笑,內人表情歡樂,心想兩家的親事應該大致底定。過了11點30分,我們婉謝陳家便餐之邀,懷了愉快的心情說再見。

訂婚禮商好在2004年1月13日中午舉行,時間相當急迫。那天是好日子,較適當的場所皆已被訂走,經內人奔走結果,最後找到陳家也滿意、位於台北東區的亞爵俱樂部的宴會廳。那天早上10點左右,鄒家一批人坐了3部車抵達,由今郁的妹妹與弟弟迎接。訂婚儀式約在11時舉行。我們與陳家都沒有經驗,不懂先後順序,大哥早幾年為大兒子取過媳婦,有實際經驗,幫了很大的忙。按我本人、內人、大哥、大嫂、大弟、大弟媳、二弟、二弟媳之序,由左而右坐定下來,再由準新娘今郁依序奉茶。約過3分鐘後,準新娘端了盤子來收茶杯,我們每個人奉還茶杯時,都送上一個紅包。接下來是志明與今郁交換訂婚戒指。過程共約25分鐘。再下來是喜宴,大哥、我與內人坐首桌,陳家找了一位政大教授親戚來陪,場面甚為熱絡。

接下來是何時結婚。2004 (民國九十三) 年是所謂的孤鸞年,據說不適合婚嫁;但大家也止於說說而已,不放在心上。原來說是年底以前,後來決定在夏天來臨之前,最後訂在國曆5月15日。決定之後,我們兩家在五月初的母親節,在位於仁愛路四段的「吉園」吃日本料理,我與親家公都喝了不少清酒,表示對這門親事滿意。大喜之日有了,要趕緊辦的是接洽喜宴場地、找新人的新居、以及拜託合適長輩當證婚人等。

5月15日是好日子,選了市中心的喜來登大飯店,喜宴時間在中午12時。我們住在忠孝東路三段,附近一家「住商」房屋仲介公司一位女性推銷員,與內人是同鄉,知道我們急著找房子,特別幫忙,不到幾天就解決了。地點也在忠孝東三段,價錢合理,我與兒子都相信老媽的眼光,看也沒看,由她全權作主。新居要裝潢,需時一個多月,裝潢公司保證可在大喜的前幾天完成。中國時報系黃總經理肇松,是我當公務員的第一位啟蒙老師,對我極為照顧,常有聯繫,毫不猶豫,答應當證婚人。

發請帖是另一大工程。女兒3年前的訂婚宴在福華飯店舉行,席開10桌,我們沒發帖,僅以電話邀請些許親朋好友參加,除親戚外,不收禮金。事後,一些沒受邀的朋友與同事,多有怪罪。喜來登大飯店的福廳,最多可擺30桌,扣除女方的10桌、兒子的50多位客人、以及我們的親戚等等,我可邀的同事與朋友已經不多。當年我結婚時,父親擺了大約40桌,在這之前不久,我哥哥結婚,父親也請了40桌,有些親戚朋友抱怨,父親理直氣壯地說,他過去包紅包花了不少,收一點回來,有何不妥。我的原則是,寧願讓沒收到帖子的人怪我,也不要讓收到帖子的人罵我。

排桌次及座位也是大工程。請帖沒附回卡,我們是一一以電話聯繫。先問客人來不來,是否攜伴;有的先前答應來,前一天又說有要事不能出席;有的打電話要帖子,說沒帖子也要來;這些都要花時間,而且要有耐心去一一安排。好在我會用電腦,省了不少事。那天的接待人員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我拜託了10位同事,請林進盛兄當領班,而且開了幾次會,討論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那天早上,他們不到11點就到喜來登幫忙招呼,直到宴會結束才離開,熱情令我感動。

禮車共6部,其中一部新郎新娘座車BMW係同鄉暨昔日學生宋文洲兄慨允相借,另外5部則向租車公司租用。8點40分左右,6部車相繼到忠孝東路三段報到,我先幫忙把紅色大彩帶從BMW車頭延車頂往後拉到車尾套住後,再將彩色小段帶分給其他五部車的司機,繫在各車前門的拉把,然後分給每位司機一個小紅包,此時已是9時5分,我滿頭大汗。9時15分,新郎、媒人、迎親的、攝影師、以及錄影師等共8人,紛紛上車,在鞭炮聲中,往板橋出發。

在板橋陳家行禮如儀之後,原來的8人加上新娘以及送嫁的6人,搭6部車於11時左右回到忠孝東路的新房;小小約20坪的公寓,頓時擠了20多人,熱鬧非凡。奉茶、探房、喝甜湯等等,行禮如儀後,已是11點40分,匆匆趕往飯店,客人到了七、八成。證婚人黃總經理肇松先生是大忙人,幾天前才問我新郎新娘的簡歷,看到他已在場,我放了心。過了幾分鐘,要致賀詞的貴賓黃局長輝珍也到了,婚禮在10分鐘內可以開始了。

吳敏華小姐,是我的同事,非常有經驗,且樂於助人,一口答應擔任司儀。在她的引導下,婚禮進行流暢。貴賓與證婚人之致詞,不長不短,反應甚佳。菜餚與上菜時間的把握,沒有人抱怨。整體而言,可說圓滿。令我最高興的是,敬酒時,看到我大學以及教書時的好同學與好同事都到齊了。14時30分左右,送客時間;兩家主婚人與新人列隊,感謝親友的光臨及祝福;諸事料理完畢,已過了15時30分。當天的攝影是古金堂先生,也是同事,技術一流,共拍了20卷。沖好照片,一一親送或郵寄後,兒子的婚事才算大功告成。

紹華兄與我31年同事,在北投宿舍比鄰而居多年,算是從小看小兒與小女長大。志明結婚,他除送了厚禮外,另贈打油詩一首:「鄒府設盛宴,高朋聚華堂;志明締佳偶,月如嫁賢良;從此無重負,向平願已償。」多年前,在以色列收到已退休的倪處長公炤來自美國之賀年卡,說他剛把最小的女兒嫁出去,自今而後可以悠哉遊哉,過個毫無牽掛的日子。我的心願已了,擔子也輕了許多,應該可以過過自己喜歡過的日子了。(07/21/2004完稿)